您的位置: 德阳信息港 > 旅游

【雀巢】江南奇案(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7 04:09:31

话说江南某省的一个重镇是个富庶之地,但自打新来了一位姓曹的县令之后,弄得民不聊生,民怨沸腾。其实在那个时代,有几个当官的不贪呢?但这位县太爷的贪与众不同,得加一个“更”字。说起来姓曹的本是纨绔子弟,家里有点银子,要是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也应该说是不愁吃不愁喝的,但他总想出人头地,当个官威风威风。于是靠了点儿裙带关系,又花了不少的银子上下打点,差一点就倾家荡产了,才在老泰山当道台的省里补了个县令。你想想官儿是花钱买的,自然要赚回来,于是搜刮民财便成了他上任后的为官之道。依仗老泰山的权势,上任一年多的曹县令就已经是腰缠万贯了。

一日,曹县令在县衙里闲坐,心里盘算着近怎么没人打官司?忽然师爷从外边急匆匆地跑进来,伏在曹县令的耳儿边低声说:“老爷,听说悦来客栈昨天住进来几个人,满口的京腔,那做派完全是有来头的样儿……。”

曹县令斜歪在凉椅上眯着眼睛问:“那怎么了?”

师爷道:“您没听说过,去年福建省的一个道台,被上边的一位同僚在金殿上万岁爷面前参了一本,不但丢官罢职,还差点丢了性命!”

“咳,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县令,金殿这一本还轮不到我呢!”

“老爷之言差异,人常道,‘醉翁之意不在酒’,说不定还是冲着道台老爷来的呢”

“呕?!”

“老爷,您想想,人家先从老爷这儿开刀再顺藤摸瓜摸到道台老爷那儿,也未可知呀!”

“那怎么办?”

“老爷,不急,不急,一则,我这也只是推测,尚不知虚实;二则,咱们也要禀告道台老大人,让他老人家拿个主意,三则,咱们也得先看看情景再做打算。您先派两个可靠之人化装成客商住到客栈,有什么动静让他们随时禀报。”

师爷的一番话,让县令连连点头。

开始几天并没有什么异常,那几个人或单独或结伴外出,但也基本上是在街上闲逛,似乎毫无目的。派去的衙役远远地跟着,偶尔那几位突然转身,见到便衣的衙役,也略略点点头,倒也相安无事。曹县令开始埋怨师爷多事了。

正准备撤回来的时候,师爷亲自跟了两趟,不料却看了出问题,这几个人或三五成群外出,走着走着就少了一个,等要回来时又不知从何冒了出来一同回了客栈;他们或单独一个一个地走,派出的衙役跟不过来,被跟的人闲逛,但其他人就不得而知了。而且据师爷分析,这几个人决非一般商贾,定有来意。因为他们没有任何生意。于是他建议县令在那几个人都外出时,暗中搜一搜他们的房间……

等了两三日机会来了,派去监视的衙役来报,这几个人又分头出去了,县令率领师爷和两个心腹捕快赶到客栈,命店小二打开房门,小二见是县太爷亲自来查不敢怠慢,急忙开了房门。四个人搜查了房间。不看则已,一看令四人不禁大吃一惊。这几个人把个县令的劣迹查了个一清二楚,就连他的岳父老泰山道台大人的劣迹也记了两三页,同时还发现了一块巡抚衙门的腰牌,惊的县令吐出来的舌头,半晌缩不回去,几人急急退出,回县衙商量对策。

一位捕快建议县令派衙役扮成强盗,半夜里杀了这几个人,抢回那些证据。师爷大呼:“不妥,不妥,对方决非无名鼠背,若死在咱们县里,人命关天,对方岂肯善罢甘休……”

另一位捕快说:“不如明早挑明了说,大家都是吃官场饭的,山不转水转,抬抬手大家都好,几位弟兄也未见得就真要与大人过不去……”

正在大家没商量出个主意的时候,负责监视的衙役来报,那几个人回来后发现了东西被动过,追问店小二,小二不敢隐瞒,只得如实相告,那几个人并不计较,只是其中有两个人急急背了包袱离开了县城,不知去向,其余的四人正在收拾行李,扬言明早起程。衙役已经查明他们在码头雇了船,准备明早从水路离开。

师爷道:此几人甚是精明,他已先派人走了,若想灭口已是不行,只有明早到码头如此这般了……。

几个人齐声说好。

次日早晨,那几位刚要登船离去,只见一干人马匆匆赶到,为首的一台大轿,不等轿子落定,曹县令就探出头来了,急令衙役高呼:“各位请留步,曹大人前来送行来了。”

船头为首一人道:“小人等乃一介草民,岂敢烦劳县太爷大人相送?”

师爷言道:“各位兄台不必相瞒,我们老爷已经知道诸位是巡抚大人帐下的差官,一杯水酒不成敬意,只不过是略表寸心而已。”

四人面面相觑,只得极不情愿地走下船,为首者上前施礼。

知县细细观看,此人像个书生,眉清目秀一表人才,极懂礼数,其紧随一人唯唯诺诺,似乎是个家人,再后两人腰间佩带着腰刀,分左右站定,左手按住刀柄,右手叉腰,好不威风。

为首者躬身施礼道:“小人途经贵县,多有冒犯,请大人见谅。”

曹知县连忙答道:“不知贵客来访,照顾不周,祈望海涵。请几位上官何不到县衙,小住数日,畅饮几杯叙一叙旧如何?”

那为首者道:“小人正待赶路,改日再来叨扰。”

曹知县把手一挥,一个差役送上几杯水酒,曹知县持杯在手,道:“既如此,曹某也不便强留,薄酒一杯不成敬意,略表寸心。”说罢一饮而进。

那为首者连连说:“不敢当,不敢当!”说罢也略略地抿了一口。

曹知县也不勉强,向身后衙役说:“抬上来!”八个随从把两筐白杏抬到几个人面前。

“鄙县穷乡僻壤没有什么东西可孝敬巡抚大人的,好在白杏正熟,味道尚佳,送上两筐请王大人品尝。”

“未得王大人明示,如此馈赠我们断不敢收受,还是请大人收回吧。”

“唉!区区几斤白杏,不值三五两纹银,王大人与我岳父刘道台本是同年同科的出身,我与你们王大人情同叔侄,小侄送区区两筐白杏孝敬王大人,又有何可怪罪的呢?!”

“既如此,我们却之不恭,也只好愧领了,我代王大人谢过知县大人了。”再看那不值‘三五两纹银区区几斤白杏’,压得小船都多吃水了三寸。

饯行的酒也喝了,杏也收了,几人就要告辞,知县又一挥手,又有一个差役端上一个托盘。曹知县道:“各位上官路上鞍马劳顿,匆忙间曹某未及安排米粮,这一百两纹银请各位在路上买几杯水酒解渴吧。”

送走了那几个人,曹知县心里觉得塌实多了。忽地想起应当写封信告知老岳父道台大人一声,好让他老人家放心。不待曹知县提笔,外面衙役报:道台大人派人送加急的信件来了。曹知县急忙取出细看,只见信中写道:“近日有一伙强人,冒充上边派来的差官,借暗查贪官为名骗取州县官员银两。这伙强人已在数个州县行骗,连连得手,少则三五千两,多则上万,银两到手即刻无踪无影。被骗官员因恐被同僚耻笑,故多不敢声张,老夫因前日亦被骗走数千两纹银,故略知一二。为首者眉清目秀,像个书生,京城口音,其他人或伴做家人,或伴做书吏、保镖等等模样。贤婿信中所提及之人甚是可疑,望密切监视其动静,切勿大意,若有异常,立即拘捕,切切……”

共 258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贪官当道,于是不法之徒便利用贪官的弱点,乔装假冒皇家巡抚暗查贪腐,屡屡得手,而贪官受骗却不敢声张。这是这部小说的巧妙构思。故事虚构于旧社会的官场,但是我们今天反腐反贪,也具有一定的针对性,贪官本身搜刮百姓民脂民膏,内心有病,不法之徒借此获取不义之财,让贪官有苦说不出,正是社会腐败贪官当道的畸形社会的真实写照。我们也曾听说过有的小偷专门偷到贪官的财务,得手后贪官根本不报案,其原因大概就跟旧社会的强盗借机揩贪官的油一样,只不过现在的小偷不敢大明大摆地冒充监察暗访组罢了。推荐阅读。编辑:苏庸平

1 楼 文友: 2016-04-21 06:01: 6 古今案件如此类同!反腐任重道远! 做一张有字的纸,努力让上边的字有价值,因为纸寿千年。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4-22 22:25:49 谢谢点评!多联系交流!

2 楼 文友: 2016-04-21 06:47:50 倘若知县不贪,那么任何强盗也束手无策。这伙强人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贪官,要我看,比当今的小偷还要厉害,手段高明。让我突然想到俄罗斯的作家写的小说《钦差大臣》,只是内容有些不同罢了。问候作者! 用一颗真诚的心交天下真诚的朋友。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4-22 21:41:50 俄国讽刺作家果戈里的代表作《钦差大臣》讲的是,赫列斯达可夫被人当成了钦差,顺水推舟的成了 钦差大臣 。而此文中的一干人是有意冒充 上差 ,惩罚贪官,巧取不义之财的。在封建社会这可是弥天大罪,弄不好是要被灭九族的。如果不是贪官贪的太不象话,一般人也是不敢轻易铤而走险的。历史上这样的事情也曾发生在法国,1925年, 出售埃菲尔铁塔 事件,也有几分类似。只不过被欺骗的不是官员,而是一个商人罢了。

 楼 文友: 2016-04-22 01: 5:11 呵呵,借古讽今,很值得一读。

近读一剧本,写的就是如今的 民间反贪局 如何对贪官下手,敲诈了贪官钱财,而贪官不敢举报,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的故事,虽行为违法甚至构成犯罪,但骗的是贪官,看了不但不恨,还有一点解气。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回复  楼 文友: 2016-04-22 21:57:58 这故事的情节有点象水浒传中的智取生辰纲。可惜只能写成这些人消失了,不然后边就可以写成小说了。哈哈!

4 楼 文友: 2016-04-22 12:15:52 谢谢大家的点评!这是若干年前为一个朋友的刊物所作。也可以说是应景之作。因为朋友所负责的版面出现空缺版面,让我凑一篇。也不知道他是否满意,但还是用了,或许是驳不开面子吧。文中的故事一半是朋友启发的,一半是发挥杜撰的。至于联系上当今的反腐,但愿也能起点宣传效果吧。

跌打损伤多吃什么食物
孩子经常积食怎么调理
藤黄健骨丸什么牌子好
脉络舒通能治疗静脉曲张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