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阳信息港 > 网络

疑似MH370黑匣子信号发现始末

发布时间:2019-01-31 04:05:01

疑似MH370黑匣子信号发现始末

图为黑匣子探测器放置在海洋之盾号军舰上。

原标题:疑似MH370黑匣子信号发现始末

《国际先驱导报》徐海静 发自堪培拉

砰,砰,砰每秒一声。

南印度洋海域,南纬25度、东经101度。执行失联马航MH370航班搜寻任务的中国交通运输部所属海巡01轮放出一艘侦听小艇,4月5日下午4时30分,耳机中传出的砰砰声震动了三名侦听人员的耳膜,他们手中的声呐探测仪正调到37.5千赫兹频率上,而这一频率正是飞机黑匣子的固定频率。

一天前,海巡01也在这个频率上侦听到了这个声音,但信号出现不久就消失。

5日,同样的脉冲信号再次出现。短短90秒,侦听人员没有来得及录制这单调的声音,但消息通过随海巡01轮采访的中国迅速传向世界。

此后澳大利亚海洋之盾也在另一个区域测到了脉冲信号。无疑,这两个消息令似乎陷入沉闷的搜救工作闪重新燃起了希望。

中方带来重要和令人振奋的线索

新华社快讯:海巡01轮5日在南纬25度、东经101度附近南印度洋水域通过黑匣子搜寻仪侦听到频率37.5kHz每秒一次的脉冲信号,与失联客机关联性有待进一步鉴定。中国国家通讯社发出的这则在全球各大媒体迅速得到转引,经过了多天沉闷而无果的搜索之后,这则消息的确是一个振奋人心、令人备受鼓舞的进展。

从中国搜寻船只上传来的消息搅动了搜寻行动的大本营珀斯。很少在夜间发布消息的澳大利亚联合协调中心(JACC)当晚发布一份声明,确认收到了中国海巡01轮关于发现的报告。JACC总协调人安格斯休斯敦后来把这一发现称作一条重要的和令人振奋的线索。

但是,作为总协调机构,JACC此时出面发声,更重要的是想给整个事件降降温。毕竟,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能够排除其他所有可能性。JACC表示,在现阶段尚不能确认信号就是来自于失联的马航客机,JACC考虑向海巡01轮所在海域增派更多船只,帮助捕捉信号。

作为官方机构,JACC出言谨慎完全可以理解,但这一表态给西方媒体留下更多质疑的空间。

澳海洋之盾连续测到疑似信号

不过,西方媒体没来得及听中方解释声呐探测设备实际是从国外进口,对海巡01轮的质疑很快就被另一则类似的消息冲淡4月6日,JACC总协调人休斯敦召开发布会,在解释下一步如何处理海巡01新发现的同时,他宣布,澳海军海洋之盾号搭载的美国拖曳式声波定位仪也侦听到与飞机黑匣子频率相匹配的脉冲信号,其位置距离海巡01的位置有300多海里。

新的发现带来新的问题。海洋之盾搭载的拖曳式声波定位仪侦听到的脉冲信号频率是多少?两艘船听到的信号有可能来自同一个物体吗?如何才能确认脉冲信号来自失联飞机?下一步的行动应如何进行?

带着满腹疑问,人们在煎熬中度过又一日。7日,休斯敦再次召开发布会,会上宣布海洋之盾6日有进一步发现水下拖曳式声波定位仪捕捉到了可疑的脉冲信号,一次持续2小时20分钟,一次持续13分钟,收集到的信号特征与黑匣子信号相符。根据后来公布的信息,此次探测到的脉冲信号频率为33.2千赫兹,符合MH370客机黑匣子电池寿命的状况。

美国第七舰队发言人威廉马克斯随后公布侦测到疑似信号过程的部分细节。

他说,北京时间6日下午4时左右,由美军提供的拖曳声波定位仪侦测到了间隔一秒的连续信号,当时设备位于水下300米,远在探测黑匣子信号的常规垂直高度之上,于是澳方海洋之盾号军舰立即关闭船上一切可能发出噪音而引起混淆的设备,将探测设备下探至水下1400米,随后连续探测到超过两个小时的疑似信号,这一信号先是逐渐增强随后变弱,怀疑可能是船只逐渐驶离信号源所致;大约在当天晚9时30分左右,该设备又探测到了另一组长约13分钟的疑似信号,当时设备位于水下3000米。

世界聪明的大脑都在帮助搜寻

对于海洋之盾和水下拖曳式声波定位仪的这一发现,休斯敦称之为目前有希望的线索。发布会上,他手拿一份地图,显示在根据MH370航班与卫星的握手信息而划定的飞机可能入海的狭长弧形区域中,海洋之盾号位于区域北端,海巡01轮位于区域南端。

休斯敦说,两个地点相距甚远,探测到的脉冲信号不太可能来自同一物体。要排除任何可能性,都需要证据。可靠的证据将可能来自蓝鳍金枪鱼21无人水下航行器拍摄的海底图片,显示飞机残骸的位置;或者飞机或船只在海面目击到残骸,经打捞和权威鉴定后,认定来自失联的MH370。但是,必须再次捕捉到脉冲信号,更加准确地确定黑匣子可能的位置,才会将蓝鳍金枪鱼21投放到水下执行任务。

于是,海面上的搜寻行动双管齐下:海洋之盾将在今后几天再做努力,进一步探测脉冲信号;而包括英国皇家海军回声号测量船以及海巡01轮、东海救101轮和中国海军999舰、998舰等舰船将在海巡01轮有所发现的海域144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做仔细扫测。

在舰船搜寻区域缩小的同时,休斯敦表示,空中的搜寻行动并不会因为海上的发现而有所放缓或收缩,飞机搜寻领域没有重大调整,因为飞机的主要任务是寻找可能漂浮在海面上的失联客机残骸。而在这方面,迄今仍未有任何收获。

澳大利亚总理托尼阿博特曾就马航失联航班的搜寻工作有这样的表述:世界上聪明的大脑都在帮助搜寻行动。

回顾3月18日马航MH370航班搜寻重点转向南印度洋、澳大利亚承担总协调任务以来的搜寻行动,幕后,航空、海洋、大气、卫星、通讯、运输、刑事、反恐,各界专家在聚光灯外争分夺秒,确定范围,搜寻,无果,调整范围,再搜寻起起伏伏中,一个月过去了。在这起注定将写入航空史的神秘事件中,短期内找到答案已被证明是一厢情愿的善良愿望,希望和失望均已成为常态。在祈祷新的、更加可靠的线索和证据出现的同时,所有人都需要告诉自己,搜寻马航MH370航班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必须为此做好准备。

至《国际先驱导报》截稿前,JACC于4月9日11时宣布,澳海洋之盾8日在另外两处监测到信号,持续时间分别为5分32秒和7分钟。(《国际先驱导报》驻华盛顿及《国际先驱导报》特派珀斯报道组对本文亦有贡献)

铸石板价格
北京二手叉车个人转让
水处理过滤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