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阳信息港 > 网络

喜事外一题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5:28:34

文明一个人在屋内吃饭,院里一双喜鹊唧唧喳喳叫得欢;坐在门旁边吃饭的奶奶眯起眼睛望着枣树上的喜鹊,乐呵呵地说:“喜鹊喳喳叫,准有喜事到。莫非咱们家要有什么喜事?”  对门平谷的女儿彩霞手里拿着一个信封一跳一跳跑进来:“文明叔叔,你的信。好象还有相片哩。”歪着脑袋站在文明身旁看。  信封上是一手清秀的笔体,信封背面写着:内有照片,请勿折叠。文明轻轻地撕开信封,打开信纸,信纸里裹着一张姑娘的照片;但是文明不认识。  “那是谁的信呀?”奶奶问道。  “一个姑姑的,一个姑姑的。”彩霞说。  文明告诉奶奶:“是李排的。”奶奶知道,李排是1976年的下乡知青,和文明很要好;去年招工回到城里,两个人一直来往。  文明拿着照片仔细端详着,一双刚劲的短辫子,白皙恬静的圆脸,长长的睫毛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露着洁白的牙齿,翘着嘴角含情脉脉地对他微笑。“这是谁呢?”  “文明同志:你好。或许你会感到惊讶,你我素不相识,怎么能够给你写信。你和刘大是同学,经常到刘大家去,我家和刘大家是邻居;就是在那时,我认识了你。虽然我们从来没有交往,但你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你宽广的胸怀、正直的人格、横溢的才华、善良的品格、纯洁的心灵……深深地打动了我。你不知道,三年来,你的影子时时地伴随着我。在我遇到困难遭受挫折时,你可以给我信心和勇气;在我美妙的梦境,你也是常常伴随着我,我常常梦见你握着我的手散步,梦见你拥抱我、亲吻我……每次我都是带着激烈的心跳从梦中惊醒。你的存在给了我的生活增添了幸福的光彩。于是,我总是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盼望着你我化作一对情燕纵情翱翔。我坦白地告诉你:我爱你。听刘大讲,你我家境有点悬殊,但是我们有一双手。我没有什么珍贵的礼物,送你一张照片作为纪念。虽然有些冒昧,因为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对象;但是,我能够把我心中的爱倾诉出来,也是一种幸福。我认为。打扰你了。你的朋友马华。”  ……  “我说喜鹊一直叫啥哩,还真有喜事。”听得奶奶说着话进的屋来:“你三叔又寄来钱了……”  1980.12      **由他爱去    吃了晚饭,屋里屋外都闷热得叫人心里发慌。妻子坐在灯下给两个儿子做衣服,我开了一天的车,脊背都硬了,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搭拉下眼皮,有气无力地问妻子:“咱爹咋想起给月利张罗对象?”  “月利跟松玉好上了,还是月利先给松玉写的信呢。”妻子说。  我吃了一惊:“怎么可能?”  “考上了大学,原来在家订的亲退还来不及呢,月利竟会这样;再说,人家都说松玉和小三这了那了,月利能不知道……”  “月白,过来。”  爹在叫我。我起床要过去,两个儿子要跟着;来到堂屋,爹爹和庆历叔在说话,桌子上已经摆上酒和菜。我和他们问了安。“搬个椅子坐吧。”搬了椅子坐下,我说:“我不能喝酒。”直了直身子,僵硬的脊背倚在椅背上。  “少来点,少来点。”庆历叔说着,把一盏酒杯放在我的面前。  爹已经喝的差不多了,满脸通红:“贱骨头,好好地在外面找一个干工作的,就是在家找也不能找松玉呀!”爹要是动了脾气,酒杯不离嘴唇,“庆历老弟,你抓紧给月利找一个干工作的;来,干了!”  我突然感觉心里特烦,端了门前一杯酒,一饮而尽;随着,又一杯,一杯接着一杯……不知不觉地,头晕了,眼花了,心飞了,舌头直了,嘴巴把不住了,双手不当家了。我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只记得一句话:“由他爱去!由他爱去!他们为什么不能爱?你们为什么不让他们爱?”我跺着脚,拍着桌,目怒爹爹和庆历叔,声嘶力竭,一张张模糊的脸孔在我眼前旋转。  弟弟已经23岁,他已经懂得什么叫爱,为什么不给他爱的权利?相当年我也曾有过我所爱,可结果我爱非所爱。几年过去,我满怀的怨情终于爆发了。  我的爱人是一个农民,她勤劳、朴实、善良;不管对老人,还是对家人、孩子,她都是全心全意,任劳任怨,全家人的衣食住行,几乎包在她一人身上。她是一个贤妻良母,我们结婚已经6年,生活得也算和顺,但似乎没有幸福可言。  我缺乏弟弟那样的勇气。在生活面前我是一个失败者。  1974年我高中毕业,满怀热情回到家乡,决心一心一意地参加两年的劳动,再去升大学;可是我的愿望破灭了,因为爹爹要我结婚了。  也是庆历叔的介绍人,一个邻村的陌生姑娘。“你愿不愿意?”我问她。“愿意。”她答。“你愿不愿意?”她又问。“愿意吧。”在公社民政所:“你们了解么?”民政问我。“了解。”我答。“你呢?”又问她。“一样。”她答。“你们还有什么意见?”“没有了。”我答。“没有了。”她也答。——就这样,我们结婚了。  结婚后,我只感觉失去了什么。我似乎已经麻木,不知道幸福、痛苦、欢乐、失望。我的生活就像拉磨的驴:上班(大队拖拉机站开车),回家。直到今天,我才明白:我失去的是难以恢复的青春,是自由的爱情。  可是,弟弟应该是幸福的,他不该再失去这些。  ……整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的声音,只有我一个人存在。他们全被我的气势征服了。  我被爱人架回房间,躺在床上嘴里还一直在叫喊着。  ……就这样,我仿佛做了一个美丽的梦;第二天醒来,只感觉口干舌躁,爱人给我端来了凉开水。  几天来,爱人一直是心事重重;有一天,夜阑更深,孩子们睡熟后,爱人轻轻地,含着泪水跟我说:“你要是嫌弃我。咱谁也别耽误谁。”我想着一定是那天我说了让她伤心的话。我惶恐地解释、道歉,风波才算平息。不过叫我欣慰的是,弟弟总算取得了胜利:他和松玉的关系被爹爹认可了。我上大学、自由恋爱虽然没有成功,终究在弟弟身上偿还了。  1981.3.10 共 225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得了前列腺增生加重吗
昆明研究院专治癫痫病
昆明癫痫病医院推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