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阳信息港 > 体育

猫三说NBA球场上谁是带恶人

发布时间:2019-07-31 10:06:18

保罗对詹姆斯犯规

全明星赛后,湖人开始了自己的挣扎之旅,场比赛就面对火箭,香蕉船兄弟克里斯-保罗给了勒布朗-詹姆斯一个反关节锁定技,克利夫兰的电视机前一个白面汉子已是冷汗涔涔。

这个时代所有的事情都被高清镜头和360.58°摄像机曝露得一览无遗,所有人都在直播或者录像中看到了这个场景,或许是放大的GIF

猫三说NBA球场上谁是带恶人

,也可能是惨案瞬间高清抓图。络时代,事靡巨细,当所有细节都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我们能够得到集中的讯息是:这是作恶。

当然,还有好事者直言自己“早就知道”:保罗一贯如此。

1984年勒布朗出生前约半年,电视直播还没有那么高清,口口相传的时代里,同样不缺乏评判。在这一年的湖凯总决赛第四场,素来以文雅著称的麦克海尔给了快攻上篮的兰比斯一击“晾衣杆式”犯规。

这不是联盟次出现晾衣杆式防守,也不是一次,但可能是的一次。它的之处不在于从此改变了人们对麦克海尔人格的认知,而在于它为1980年代的篮球下了一种叫做“凶狠”的定义。也许你对这次犯规一无所知,但你一定听说过这样的说法:

现在的NBA太软了,80年代的NBA是多么的凶狠。

凶狠本是一个中性词,向左摇摆,可能是涉足法律范畴的人身伤害,向右摇摆,则可能进入死战到底的强硬。孰优孰劣,说法向来不一。

麦克海尔的队友拉里-伯德雪上加霜:“假摔而已。”魔术师作为1984年总决赛另一名亲历者,对这次犯规痛心疾首,他坦言正是因为这样的犯规展示了绿凯的决心,让湖人在的之后再也打不出华丽的进攻,终输掉了这轮系列赛。

于是麦克海尔的晾衣杆,终成为了整个NBA总决赛历史上经典的影像记忆,这个动作被赋予的涵义显然偏向了天平的另一边,它和后来雷阿伦的三分球、勒布朗的盖帽一样成为总决赛的转折点,理所当然成为绿凯光荣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浓到34年后耐克还在自己的总决赛系列鞋款中复刻了当时麦克海尔穿的那双匡威,并给它起名叫做“No Easy Buckets”,大有表彰之意。

所以你看,在竞技体育范畴,善与恶之间,向来谈不上泾渭分明。斯科特-皮蓬,老好人,大家都见过他被年轻的麦迪骑扣后,为了保护麦迪不摔伤,扛着孩子着一路小跑,面带和煦笑容非常慈祥的样子,但很少有人知道1990年他在季后赛也曾给过对手一个锁喉抱摔,因此被联盟罚款2000美元后,皮蓬说:“我猜这可能是系列赛一次凶狠的犯规。”

这句话如果跳脱语境去看,你会觉得皮蓬这人真混蛋,但如果你再看他锁喉的对象,活塞兰比尔,那又是联盟的带恶人了,所以皮蓬做的就是对的吗?孔子不是说过嘛,“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这种事情听起来很骑墙,但事实上就是因为我们作为观众,本身标准就难以统一。两个简单的例子,帕楚里亚垫脚伤了伦纳德,这是作恶,络上声讨声不绝于耳,而当卡特钻了腾空麦考的下方,造成麦考横摔之后担架抬着出场,络上的言论大致如下:

“他被人伤过,他懂那种痛苦,所以他一定不是故意的……” “你看你看,他都哭了,所以他一定不是故意的……” “你看他都那么大年纪了之前从未有过恶意伤人的先例,所以他一定不是故意的……”

从篮球场本身上就已经很难界定何谓善而何又为恶,如果我们把角度再拉高一点,看看一些篮球场之外的物事,这里面的判断标准就更为模糊。追梦-格林可能是当代恶汉标签的人物之一,看上去他本人也颇为享受这种与世界为敌的感觉,但是当有试图将勇士的“三分雨”和休斯顿的洪灾联系在一起的时候,追梦的回答是我听过三观正的一段言论,比吉米-巴特勒那段“我努力”要漂亮得多:

“哥们儿,你一直在问我洪水的问题,那天训练时你也问了。我说了我会为这座城市祈祷,你不希望看见任何人经历这样的灾难。我感觉你是想把这跟我们投中很多三分联系起来,想从我嘴里得到一些能引起争议的言论,但是你休想。我对休斯顿民众的遭遇感到难过。人们失去他们的房子、车子,失去了生命和他们的爱人,而你却试图从我嘴里掏出能引起争议的言论,你想让我把我们投中三分和洪水联系起来,这太恶心了。我一直努力做一些事情来帮助这座城市,我相信别人也在一起努力做一些事情来帮助休斯顿,你也看到了那天晚上的捐赠活动,别再做恶心的事情了,这一点也不酷……”

也许你看到这里会有一点困惑:难道我们所存在的这个世界就没有真正的善恶标准了吗?

当然有,只不过这种标准是在不断变化的,每个人应用标准的方式不一样,每个时代应用的标准也不一样,1980年代的季后赛晾衣杆犯规是铁血甚至还有点热血,放到这个世代里,可能就显得有些残忍和不人道;甚至在同一个人身上应用同一个标准的时候,也会得出不同的答案,你能说钻到麦考身下的卡特是恶人吗?但你不能排除人有一念之恶,与此同时,即便你觉得不咋地的恶人,也会有一念之善。

作为普通人的你我,大部分都做不到那么纯粹的善良或者邪恶,一般来说,只不过是在善恶之间游走而已。

但也有人说了,我这辈子没别的爱好,就是想明辨是非、分断善恶,该咋办呢?

如果你非要发展这种兴趣爱好,也不是没有办法。譬如西洋先贤卢梭就提供过一种方法:“有理性才能教导我们认识善恶,使我们喜善恨恶。良心尽管不依存于理性,但没有理性,良心就不能得到发展。”

二百多年后卢子的门徒王小波也有个类似的的结论:“假设善恶是可以判断的,那么明辨是非的前提就是发展智力,增广知识。”

因为我们已经见识过太多以朴素价值观来笃定“善恶”的行为,譬如让图灵惨遭化学阉割、让布鲁诺被烧死、让克伦威尔被抛尸之类的事情,我们听得多了,总该有些觉悟,你看我举的多是些老外的悲惨例子,你应该知道这是为什么。如果把这个“增广知识提高理性”放到看球上来讲,这个道理就更浅显了:多看上那么十年球,现在发生的一切可能就不过尔尔了。

不过呢,终归明辨是非还是太难,说书人有云:

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路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诸位,这四句话可能都没少听,但真正什么意思您琢磨过没?

不就是劝人从善?

那您可能没明白这里面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劝你要方正,劝你别走弯道“走中央”,报应不爽这些都不难理解,你听着深受感动,准备走“正道”,然后说书人告诉你什么是“正道”——是“沧桑”。

沧桑是什么?沧海变桑田。换句话说,你今日之正道为沧海,明日之正道又变成桑田,万事万物,唯变化始终不变,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恒定不变的正道,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确凿无疑的善与恶,这就是说书人和猫三挤眉弄眼说了半天,打算告诉我们的一点浅薄道理。

肚子不舒服呕吐吃什么
整肠生糖尿病患者可以吃吗
整肠生与乳酸菌素片的区别
11个月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