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阳信息港 > 体育

天域苍穹第三百二十一章怕鬼

发布时间:2020-01-24 19:31:00

天域苍穹 第三百二十一章 怕鬼

“这种能力还能怎么运用?”宋绝不屑一顾,道:“这不过就是一种奇特的现象,根本就没啥具体用处,我看的用处可能就是自己吓自己,就算想要吓别人都是难能;因为这世上能被这种事情吓到的武者,近乎没有。”

宋绝嘿嘿一笑:“哪个武者不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哪一个不是九死一生?谁还会在乎这些东西?”

叶笑闻言有心辩解几句,却有不知道该如何辩解,因为之前初见那些鬼魂的时候,作为当事人的自己确实被吓到了,可是若不曾亲眼见到,但凡武者,尽都是血气充沛之人,一个个自信爆棚,岂会害怕一些个见不到的鬼祟之物,事实俱在眼前,委实是欲辩无从。

“比如説你,也是不怕的”宋绝突然眼睛一瞪,尖着嗓子叫了一嗓子:“啊鬼啊”

然后一脸尽是不屑之色:“所谓吓到别人,dǐng多就是这个样子吧?吓到了么?没有吧?”

“啊”旁边的冰儿一声尖叫:“鬼啊……”居然娇躯一抖,打了个哆嗦,手中筷子“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浑身抖,脸都吓白了……

不得不説,宋绝那突如其来的一嗓子还是很瘆人滴。

不説心理年龄只有十二三岁的小丫头,就连叶笑都觉得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过却不是因为鬼,而是因为宋绝的那一嗓子本身。

比真的鬼还要鬼。

冰儿一头就扎进了叶笑怀里,兀自在颤抖不已。叶笑急忙揽住冰儿簌簌抖的娇躯,嗔怪地瞪了宋绝一眼:“宋叔,鬼倒是不怎么吓人,倒是你这一嗓子,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

宋绝一脸菜色:“咳咳……是我的不是,怎地忽略了这里还有个小丫头,丫头,抱歉啊,宋叔不是故意的……”

冰儿把脑袋埋在叶笑怀里,微微diǎn头,示意理解。但一双玉臂还是紧紧的抱住叶笑不放,显然仍在害怕。

宋绝貌似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于咳两声,没话找话道:“漫説鬼魂,不过是死去的阴魂作祟,就算他们还活着的时候,咱们又何尝怕过,一刀一个就全都给他剁翻了;死了还怕他个球?”

説着説着,居然理直气壮起来,道:“丫头,你也跟你笑哥哥修炼了一段时日,听笑笑説进步还很快,怎地还这般的胆小,真不明白你这小丫头到底在害怕什么……”

冰儿兀自惨白着小脸,哆嗦着説道:“我……我我,害怕的……就是鬼了……”

叶笑心底暗道无奈,却仍自强辩道:“事实证明这手段总归还是有用处的,只不过具体操作方面有待改善,万法万用,只要找到了正确的应用手段,自有应用的方向”

宋绝哼了一声道:“能有什么应用方向,那玩意始终只是单纯看到,能有个屁用,难道你还能拘役它们为你所用……咦,笑笑,你问这问题到底啥意思?还这般死dǐng着分説,难不成你竟有这种能力吧?还是説,你小子居然能够看到……这些东西?”

冰儿闻言又是一声尖叫,惊恐万状的看着叶笑,显见是唯恐某人説出自己当真能看到那些东西,那自己还如何敢靠近。

叶笑一脸黑线,却知眼前形势不妙,真的照直説没准当场就要众叛亲离了,沉声道:“宋叔你尽胡乱猜测,我哪有这种能力?再説了,你看着我长大的,我有这种奇怪的能力你会不知道?你也説了那能力只会在小孩子身上出现,你看我还小么?”

宋绝释然:“这话説得倒也在理。谅你小子也没那个眼神,要是倒退个十几年或者还有可能……”

冰儿听到宋绝确认了叶笑的説法,轻拍胸口,兀自一脸怕怕。

“我其实就是説,这种能力,我感觉会有用,不见得就一无是处”叶笑沉思着,説道。突地脑子里面灵光一闪,竟隐隐然觉得宋绝的某句话貌似很有用。

“宋叔,你刚才説什么?”叶笑急忙追问。

“啊?你説啥?”宋绝瞪着眼睛。

“就是问您刚才説什么来着?”叶笑问。

“我説什么了?还不就是説谅你小子也没这个眼神就是这个吧?”宋绝不确定的反问道。

“不是不是。更上面一句面?”叶笑焦急。

“啊?我更上面説什么了,让我想想……”宋绝一脸苦恼:“我刚才説什么来?”

叶笑急得跳脚,恨不得扒开宋绝的脑子帮他想起来。

冰儿在他怀中露出头,怯怯的説道:“嗯……刚才宋叔还説过‘只是看到有什么用,又不能拘役它们,……是不是这一句话啊?”

“对就是这句,就是这句”叶笑闻言登时恍然,哈哈大笑,猛地捧住冰儿的脸,在那吹弹得破的俏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响亮的吧唧,一声,显见心怀畅快异常,大笑道:“还是我冰儿聪明,就是这个就是这句话”

冰儿骤然遭受侵袭,感觉自己一颗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表情羞涩至极,嘤咛一声,于脆将自己羞红的俏脸埋在了某人的怀里。

“下作”宋绝鄙夷的説道:“居然变着法子占便宜……嗯,这句话又有什么了不得了?”

“居然还在我老人家面前,真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宋绝念念叨叨,站起身来扬长而去:“算了算了,我老人家这会吃饱了,还是赶紧走了……就算没吃饱,也被你恶心得饱了,再不走,也许就恶心吐了,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还是节省一diǎn的好……”

居然就这么瞬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叶笑嘴角抽搐一下,曾几何时,满嘴脏字的宋叔居然能够反过来教训自己道学了,还什么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这都哪跟哪啊,有心想要解释,但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解释了。

这玩意貌似解释不清楚啊

抱着冰儿温软的身躯,叶笑心中不禁想到:“与其与宋叔研究这些事情,倒不如和冰儿商量……免得他一阵阵的阴阳怪气不説,还没什么建设性的建议,要是再跟我多整几句道学嗑,不是他吐了,就是我吐了……”

威海市中医院怎么样
中国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烟台专门治妇科医院
芜湖手术治疗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