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阳信息港 > 娱乐

伤感爱情故事我弄丢了自己的苹果和阳光

发布时间:2019-04-08 12:28:03

口渴了拒绝苹果,冷了拒绝阳光,我就这样把我的爱丢了,一丝一毫都没有剩下!

单枪匹马闯入一家上市公司,兢兢业业勤恳度日。在这个都有靠山与背景的地方,我的形单影只尽显苍凉,所以初来乍到,分外关注周围的眉高眼低。

次遇见朗木是在迎春晚会上,作为年度销售奖得主的他安静得像一只纯洁的小白兔,让人信赖、温暖、亲近、安稳。我的心刹那间失了魂。

我想,这辈子再也找不到像他那样的男人,能够给人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感觉。

他是这家公司的业务经理,我们之间的联络仅限于票据上的往来,我期盼与激动的时刻,就是拿起告知他,上一批的票据报销费用已经出来,希望他尽早来取!

然后等待的时刻,漫长如年,相见的时刻,却又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俊秀深邃,让人稍不防备就失足深陷。

这样高高在上的男子,致使自卑的我只能谨小慎微地关注他的点滴。他喜欢散步、打棒球,喜欢在清晨六点钟去吃街角那家香味四溢的蒸饺。

费思思是我在这里的好朋友,也是朗木的身边人,我知道,我和她的亲密或许有利用的成分,因为想要了解朗木,我的许多习惯因此而改变,我不喜欢陪人逛街,不喜欢陪人吃饭,不喜欢在午后慵懒的阳光下打棒球。可是现在这些对我来说,都是我乐于做的,并且我会主动打给费思思约好时间和地点,然后迂回地窃听关于朗木的一切。

听到他把我的名字放在别人的前头,我居然兴奋地傻笑了一整天,听到他有关相亲的消息,我则痛苦地难以入眠。

朗木不爱说话,但是乐于助人,很有礼貌。近却有些魂不守舍,原因是他的前女友要嫁作他妇。

啊,是吗?那他一定不好受吧!换做是谁,都无法风平浪静!我如无其事地回答。

于宁!费思思突然睁大眼睛望着我。

我像是个被发现抄袭作业的小学生,脸蛋儿腾地燃烧起来。

我觉得你和朗木挺合适,他家庭条件还不错,人品也好,比你大三岁,多合适的搭配呀!费思思探寻似地望着我。

此时的阳光温暖可人贵州小青瓦
,树叶筛下阳光的影子,那画面像是美好的梦境。

怎么好好的说起我,再说,我不太喜欢办公室恋情,两个人在一起好事圆满,不在一起就是形同陌路。我不敢看向费思思的眼睛,因为我怕我陷进她深邃的眼波,然后说漏我不能释怀的心事。

其实,我对朗木的心事早已了如指掌。

一个月前去销售部找费思思,准备到附近的一家茶馆品茶,忙于换鞋的费思思叫我帮她关掉电脑。

随即,我就看到了朗木的名字,我急忙记下了那串牵动神经的数字,内心默默祈祷它能刻骨铭心,因为我是一个数字痴。

这时,朗木进来,看见费思思微笑了一下许愿灯价格
,说:忘了该拿一本新的登记手册了。他总喜欢把工作带到家里吗?他认真的样子真好看。

然后,他把目光转向我您是财务部的于宁吧,你好!

自此,我知道芊芊如草的我在他的心里有着确切的名字,内心被微微触动。

这以后,我以一个陌生号码的身份公然闯入他的空间,不断翻看他的心情日记和签名状态。于此,我有些羞愧,但好奇和关注让我一路前行。

有位名人说过一句话,很有道理。暗恋是一种难思情结,一方总会自以为是的认为,另一方对自己是情有独钟的。

所以,我记下他对我的微笑和表情,记得我们每次相遇后,翻看他的签名,猜想那样牵动神思的状态是否与我有关。

看到他不断写出的她怎么那么倔,倔丫头等,就一厢情愿地认为,他是喜欢我的,在我举手投足间,我的冷漠与无情一定伤害了他。

不知道为什么,他近的签名却很让人费解,走了,不会回来我以陌生人的身份给他留言,询问理由,却无果!

现在明白了,他是在默数那个女孩今生嫁做人妇之前的日子,不好受,如刀割。

难道,他还执迷于过去,无法自拔。

我的心痛极了,突然发现他也许没有把我放进心里。

费思思掰过我的脸,字正腔圆地说:小妮子,今天心事重重的,告诉你和思思女郎在一起的时候不许漫不经心,有些事说破无毒哦!

费思思和我提起她以前的男朋友,总是一副冰火两重天的样子。她说爱情要善于表达,让对方知道你的想法,才有可能其乐融融。否则,捉迷藏般的狡兔三窟,总有一天会土崩瓦解。

是的,我就是在捉迷藏,当他对我笑陶瓷批发供应
,我就冰冷地快速走掉,而在他郁郁寡欢时,我又会主动示好,我们之间总有着不对节拍的错愕!

听说,又有人给朗木介绍对象,挺漂亮一个小姑娘。

知道这些,已经是朗木的前女友婚后一个月。我坐在冰凉的石板凳上,费思思拿着一个超大的冰激凌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我用手遮住刺眼的阳光,望向费思思窈窕的背影。

思思,你可不可以,将你的屁股放在我旁边,我今天好累!

怎么了,于宁,你不舒服?

是的,我弄丢了我的苹果和阳光!

哈哈于宁,你瞧你,像个老哲学家!苹果我买给你,至于阳光,你抬眼望去,阳光到处都是!

思思,你相信,心有灵犀吗?

心有灵犀,你是说桥梁吗,我这堵车呢,怎么回答你!

怎么了,思思?

于宁,他(思思的男友)又回来了,我怎么办?我的生活已经步入了平静的正轨,现在它要偏离轨道!

思思,你是火车长,我一直都相信,你是威武的女交警,我深信!

可是,我怕,我的方向会是毁灭的开始!费思思耷拉着脑袋坐在我旁边,泪光闪动!

思思,你说朗木的新任女友多高呢?我试图转移话题,而且这也是我急于知道的。

这个不知道,面还没见呢吧!不过,听说结婚的那位试图破镜重圆,其实他的前任根本配不上他!

破镜重圆,想把朗木变成情人,小三?朗木答应了?我有些愤怒地说。

忍痛割爱就地断绝!

我看,应该叫你娱记八卦小精婆!我苦笑了一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