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阳信息港 > 法律

不单单向运营商收取中转费Viber创新商

发布时间:2019-04-25 17:12:27

近日,一则关于VoIP运营商Viber通过搭建国际中转平台、向传统运营商提供落地服务从而收费的消息引发了不小的轰动,虽然VoIP与运营商对阵并不足为奇,但是收费则是次。Viber一步步走到今天,其实事前已有一系列征象。而Viber的动作,其意图已不仅仅是收取中转费用。

叫板与合作并行

在2013世界移动通讯大会(MWC)上,Viber创始人及CEO Talmon Marco的演讲让人印象深入。Marco指出,电信运营商寄与厚望的即时通信业务joyn“无乐趣且无未来”,与Viber及类似OTT应用相比,joyn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在质疑电信运营商缺少创新能力时,Marco一针见血地指出,短信业务从1993年到2013年并没有任何不同。Marco还向电信运营商提出了收入分享的合作建议,表示愿意将Viber未来收入的30%分享给运营商,并鼓励运营商“来而取之”,但他也很幽默地承认“目前我们还没有挣到钱”。

与众多OTT运用类似,免费提供互联短信及VoIP服务的Viber,虽然坐拥2亿用户及日增50万用户的发展速度,但却缺少盈利模式。今年以来,Viber明显加大了对盈利模式的探索力度。

在2013MWC上,Marco提出Viber愿意为用户提供更高质量的通话,一些用户可能会为此付费,同时Viber可以和运营商分享收入:Viber提供更高质量的服务,运营商提供计收费服务。在收入分享方面,Viber已和印度尼西亚运营商Axis达成了一个类似定向流量免费的合作协议:Axis以优惠的资费向印尼的Viber用户提供专门的Viber数据套餐,二者分享收入。Marco还证实,Viber正和一些运营商洽谈,今年晚些时候将宣布一些“相当酷的事情”。

7月初,根据Geektime及TechCrunch的报道,Viber以一种“相当酷”的方式,将视野瞄准了传统电信运营商的领地——国际话务落地。

关于国际话务中转及落地

这里首先介绍一下国际话务的接续原理。简单来讲,一个国际呼唤包括三个环节:呼唤发起、呼唤中转和呼唤落地(也称终接,指的是呼唤接续至被叫用户归属的运营商络)。

对大的运营商来讲,由于其全球络覆盖能力比较强,能够通过国际直达电路与各国主要的运营商直连,因此产生在它们之间的国际呼叫其实不需要中转,这样就只存在呼叫发起和落地两个环节。但是,由于没有任何一个运营商有能力与全球所有运营商实现直连,这时候就需要通过中转的方式来完成国际话务接续。国际话务中转的原理和互联寻址的进程很相像:当A运营商的客户呼唤另一国家运营商B的客户时,A运营商先判断自己是不是与B运营商有直连,如果无法直连,就会将呼唤交给与其合作的国际话务中转服务商,由中转商负责完成落地接续,中转环节有时候会经过多家中转商。国际话务中转服务的提供者,既有可能是传统的电信运营商,也有可能是专门的中转服务商。同样类似于互联寻址,国际呼唤接续需要根据ITU的E.164号码进行,这1号码就是我们经常使用的传统电信号码,

中转服务商之间的竞争,除基本的通话质量以外,1是比价格,2是比通达范围。由于传统的国际结算价大多相对偏高,这就给VoIP运营商提供了盈利的空间。固然,由于国际结算价通过运营商之间的商业谈判来肯定,在结算时还要推敲话务对冲等因素,话务量大、通达范围广(合作伙伴多)的运营商及中转商都有可能取得比较低廉的结算价。

突破围墙的VoIP

一般来说,VoIP通话包括了Net-to-Net和Net-to-Phone两种形式。在移动VoIP没有出现之前,这里的Net常常称为PC。

Net-to-Net是纯洁的IP通话,基本都是免费的。Net-to-Phone则是在互联发起,呼唤传统用户的通话,这里的Phone指的是具有传统电信号码的通话终端。这种方式并不是完全的IP通话,在落地时会不同程度地经过传统;VoIP运营商通过通话费价差实现盈利。与传统电信运营商相比,众多的VoIP为什么能够提供非常低廉的国际资费?

首先,VoIP在发起端旁路了传统电信运营商络,呼唤直接在互联上发起;中转环节也被简化,或是在互联上完成。

其次,也是关键之处,传统的国际结算价大多相对偏高,而国际结算价又构成了国际资费的主要本钱。VoIP运营商往往与1些小运营商合作,将其话音关与小运营商的本地络直联,由小运营商完成的落地接续。这样一来,传统的国际结算就变成了本地结算,其本钱无疑大为下降,Marco将这类落地方式称为“灰色落地”。固然,在一些管制较严的国家,VoIP难以直接在本地落地时,也会像传统国际通话那样通过商业谈判寻求惠的国际结算价。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到,VoIP运营商的盈利模式,基本上就是尽量地旁路传统的国际呼唤、尽量地在互联上完成呼叫接续,旁路程度越高,其盈利空间也就越大。但是,这仍然存在两个关键障碍。

是码号问题。VoIP运营商并无传统电信业务牌照,用户号码为VoIP运营商自定,不能采取E.164号码,因此没法作为被叫用户接受传统用户的呼叫。这时候,VoIP运营商就要从各国的小运营商中购买E.164号段,并将号码分配给VoIP用户;号码的归属运营商在收到号码的被叫呼唤以后,会将呼唤转至购买号段的VoIP运营商关,由VoIP运营商在互联上完成的接续。这样,VoIP用户所拥有的传统号码就可以实现“一号在手,走遍天下”了。Skype的Skype In业务,以及Google Voice业务,都可以向用户提供传统的固话号码。不过,这类方式虽然能够为VoIP用户提供一个传统号码,但是由于并非用户自己的经常使用号码而依然存在不便之处。

第二是本地接续问题。虽然VoIP运营商可以尽可能地旁路传统电信运营商,但是只要被叫的是E.164号码,呼唤接续就必须落地到传统运营商的本地络,这部份的本钱就无法节约。

Viber的创新商业模式,恰好进一步突破了上述两大障碍。

Viber另辟蹊径

Viber在突破这两大障碍时,可谓是另辟蹊径。我们知道,Viber用户直接用自己的号注册,Viber其实不自行编号,这样用户就可以将自己经常使用号码作为VoIP号码了。不过,这类编号方式此时还只是“自娱自乐”,传统的呼唤接续并不会落地到Viber,而只是依照ITU的接续方式“落地”到该号码的归属运营商络。那怎样才能够旁路该号码的归属运营商,使得呼唤落地到Viber呢?

Viber近与一家荷兰移动运营商开展试点项目,由Viber成为该运营商的国际话务中转服务商,该运营商将所有国际呼唤都交给Viber——如果被叫号码已在Viber注册,则呼叫接续由Viber在互联上完成;如果没有,Viber将呼唤交给传统的国际呼唤接续路由来完成。这样一来,Viber用户也可以接收非Viber用户的呼唤了。

可以认为,Viber创新商业模式的精巧之处,在于某种程度上绕开了传统运营商的号码携带——用户号码的归属运营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旁路。而国际通话的落地结算费自然就被Viber蚕食了。因此,国外有媒体将这一模式称为对传统话音业务的“打劫”。

局限与展望

虽然Viber创新商业模式不乏使人拍案称赞之处,但是在现实中仍然存在很多局限。

其核心在于通过旁路方式将传统国际呼唤落地到自己的络。那么要实现这一点,其前提就是获得上家的许可。在国际呼叫中,落地提供商的上家,要末是发起呼叫的传统运营商,要末是中转提供商。但是,中转提供商基本上不可能将原来属于用户归属运营商的落地话务转给Viber。打个比方,有个Verizon的移动用户将其号码在Viber进行了注册,如果该号码在某次国际呼叫中成为被叫号码,而中转服务商将该次呼唤落地到Viber而不是Verizon,必然会得罪Verizon而影响二者今后的合作。

上文已提到,大的电信运营商基本上可以通过直达方式完成接续,因此不会像Viber的试点合作伙伴那样将自己的国际话务交由Viber负责接续。这样一来,可以选择的就只剩下小的非主导运营商,可以想象,这类方式所带来的话务量很有可能是无济于事。同时,相对全球用户总数来讲Viber用户只占很小的比例,Viber所承接的国际话务,绝大部分还是要交给传统的国际呼叫接续路由来完成。这里简单测算一下,全球用户总数大约85亿,Viber注册用户2亿,假设这2亿用户都同意通过Viber接收国际呼唤,那末Viber将可以获得合作运营商所支付国际话务结算费的2.4%(2/85);又假设国际话务结算费占了该运营商国际话音收入的50%,那末Viber取得的仅仅是该运营商国际收入的1.2%而已,而且还没斟酌Viber为取得合作而提供的资费折扣。

另外,由于绝大多数话务需要转给传统的国际呼唤中转,Viber是自己负责剩下的国际中转,还是交给另外的国际中转商?明显,不管哪种选择,Viber都无价格优势。

那么,Viber会不会借此涉足国际话务中转市场?答案明显是否定的,当今的传统国际市场,量、收均呈快速下滑之势,而国际话务中转更是竞争者众多的红海,对聚焦移动互联的Viber而言并没有吸引力。

如Marco所言,Viber试水国际话音市场并不是在测试收入模式,而是在测试其“连接Viber系统与传统络”的能力。根据Viber的公告,类似的测试还有多项。我们不难读出这一系列测试的潜台词——更好地与传统络连接,从而更好地将其旁路、蚕食。或许,这也是众多VoIP提供商,甚至是OTT提供商的心声。

产后感染不良后果
儿童反复发烧是怎么回事
肥胖症药物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