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阳信息港 > 法律

陈长文宽容不法世上卑鄙行为

发布时间:2019-05-19 11:53:29

陈长文:宽容不法 世上卑鄙行为!

台海1月5日讯 1月3日与马英九联名告发侯宽仁、沈明伦、周士榆等三名特侦组检察官,侦办谢长廷特别费案涉及公务员滥权不追诉罪的知名律师陈长文,今日在台湾《联合报》发表文章“宽容不法 世上卑鄙行为”,对三位检察官在他提告后的强烈回应,发表感言。

陈长文全文如下:

马英九对侯宽仁制作笔录不实提出告诉,笔者并与马英九联名告发沈明伦等检察官在陈雨鑫(谢长廷幕僚)案滥权不追诉后,沈明伦检察官以德国法学家耶林着名的文章“法律的斗争”来“自况心境”,乍闻之,笔者只有“哑然失笑”四字可以形容,如果耶林在世,甚至会感到愤怒吧。

在耶林所写的“法律的斗争”中铿锵地表示:“法律能够存在,乃依靠人们对于不法,肯作勇敢的反抗,若因畏惧而至逃避,这是世上卑鄙的行为。我敢坚决主张,吾人遇到权利受到损害,应投身于斗争出来反抗。此种反抗乃是每个人的义务。”

我不知沈检察官读耶林这段话时,心中可有丝毫羞愧?耶林的掷地之声,可不是叫那些被检察官以违反正义方式侵害权益的人噤声不语,而正是呼吁所有人,遇到侵害人民权益的检察官,都应不计身分、不计利害站出来反抗。

在法律的斗争一文中,耶林还举个被法律人引为经典的故事。“英国人民旅行欧洲大陆,若受旅馆主人或马车驭者的欺骗,纵令急于出发,亦愿延期启行,向对方交涉,虽牺牲十倍的金钱,亦所不惜。”

换言之,既便权利只被侵一分,英国人的习惯是不惜付出十分的代价来索回那一分的正义!因为他们计较的不是个人的利害得失,而是社会的公理正义,也正由于英国人这种对个人权利受侵害时绝不妥协的态度,渐渐的,整个社会就不再有人胆敢滥用权力欺凌他人,因为掌握权力的人知道被欺凌的人会以十倍力量捍卫私权,他绝讨不到好处!于是强凌弱、众暴寡的不义泛恶,也就会渐渐绝迹。

这种不乡愿的坚持,才是耶林为文的精义所在。不乡愿,为个人权利奋斗,不会因为被侵害的人要不要选总统、有没有当过法务部长而有所不同,那是每一个人的当然义务,怯懦不为者,耶林以“世上卑鄙的行为”称之,因为这样的人默许恶行而助长恶行的,其恶甚至不下于为恶之人。

这时,当我们用耶林在“法律的斗争”一文中所树立的行为准则,回过头来检验马英九时,兼有法律人、权利受侵害人以及总统参选人三种身分的马英九,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难道还不明显吗?马英九可以选择当个“悲情的受害人”,默不吭声,这对他的选举是有利的,因为台湾社会向来有同情弱者的倾向。但如果马英九这么做,我对他才会十分失望,若干社论认为马英九应保持总统参选人的高度,不宜兴讼,但如果马英九面对法院判决都指谪检察官有制作不实笔录的行为,却还选择乡愿不作为的话,其不但没有参选总统者的高度可言,根本是在“烂土中和稀泥”。

让我们再次咀嚼耶林的话。

“‘勿为不法’固然可嘉,‘勿宽容不法’尤为可贵。盖不法行为不问是出之于个人,或是出之于官署,被害人若能不挠不屈,与其抗争,则加害人有所顾忌,必不敢轻举妄动。”“故凡劝告被害人忍受侵害,无异于劝告被害人破坏法律。不法行为遇到权利人坚决反抗,往往会因之中止。是则法律的毁灭,不在于侵害法律的人,而在于被害人缺乏勇气。”

“勿宽容不法”这是台湾需要的公民品质!

(陈长文1944年生,哈佛大学法学博士,现任理律法律事务所执行合伙人兼执行长、“中华民国”国际法学会理事长,曾任海基会秘书长、副董事长。)

深圳搬家公司
六六闲约
回收日化原料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