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阳信息港 > 美食

惜玉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36:26

相传女娲补天,遗留一玉“和氏之璧”。百年后,被世人看见有一凤凰卧于一玉上,断定此玉不凡,截下,赠于皇帝。后,皇帝将此玉令玉工雕琢,名为“天子玺”,象征着整个国家与皇权。  (一)  皇朝天牢,乃除去宫庭密室与宝库之外,天牢也是一大重要基地。若得皇帝允许,任何人不可踏进半步。  启动机关,随后便从四面传来“轰轰”的声音。由粗大铁棍组成的铁栏,从底下往上缓缓升起。一道,两道,三道……直到第十道,声音才停止。  天牢是关着重要犯人的地方,定然与其它牢不同,这里密不透风,没有一丝阳光,阴森潮湿,此刻的光源点便是墙壁上两个燃烧的火把,虽不能照亮多少地方,但还是可以看到一个黑影正靠近一个没有升起的铁栏,站立。靠着墙壁上的淡淡的光芒照看清了此人的面容,是一个男子身着黑衣,可看见衣袍上绣着一条金龙,栩栩如生,从衣袍下摆缠绕而上,穿过背部越过肩膀,龙头停在了胸口。薄唇微抿,挺鼻,细长凤眼,剑眉,身体挺立,黑色金龙服更加地显示出他强烈贵族气息和逼人威严。  凤眼紧紧盯着墙角的某一处,火把离那太远,看不清那处是什么。“是不是到死的那一刻你都不愿告诉我,东西在哪?”低沉的声音回荡在四周,压迫感直达心里。  未得到任何的回应,男子微眯着双眼似在忍耐着:“不要逼我,你真的狠到连环儿也不顾了吗?”他的声音明显的高了几分。  说话声刚停住,角落处明显的有黑影晃动了一下,便没再有任何动作。  男子握紧了放在背后的拳头,片刻又放松了,望着角落的眼神没有了之前的严厉,多了一份怜惜与无奈。“惜玉到底是什么  使你变成了这样?”  角落的黑影似有些吃力地站了起来,一晃一晃地从角落走了出来,走在光亮处才看清了她的面容,深紫色的宽松的宫服,及腰的长发凌乱披散着,略微消瘦的脸,有病态的苍白,浓密的睫毛下同样的是一双好看的凤眼,巧小的鼻,唇是桃花的颜色,有着浅笑,无耐的笑。或许任何一个人见到这样柔弱,狼狈的她都会睁大双眼吧。  被叫做惜玉的女子走到了黑衣男子的面前,抬手穿过铁柱的间隙,扶上男子俊美的脸,男子也不拒绝。  “彦弘。”声音是那样的温柔,眼里的爱意是那样的明显,“你说,如果没有那场狩猎,我没有答应你让她进宫,我们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美好的生活着。”手指触着他的眉,“没有谣言,没有陷害,没有谎局。没有那个女人。一切是那么的美好。彦弘,为什么我们十八年的感情也敌不过别人的一句话,她果然是给你下足了媚药呢。”  男子往后退了一步,离开女子停在他脸上的手。“惜玉,告诉我东西在哪?只要你说出东西在哪,我可以不杀你。”  “哈哈……哈……彦弘,要说是我太傻,还是你被那狐狸精迷得太深,我一个女人家,要那东西作甚,我是一个怎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女子收回手,一阵狂笑,声音是那样的绝望,凄惨。“呵呵……不杀我又能怎样,我们又能回到从前??”突的抓住两根铁柱,眼放寒光,死死盯着男子“就算我拿了,我也不会给你,就算我死了,也会拉着你们一起去死。”  突如奇来的,男子的手已经掐住女子纤细的脖子:“别以为我真不敢杀你。”男子已经怒红了眼,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  女子只是撅着眉,闭上了眼,仰着头,不呐喊,不恳求。或许,她早就失去所有的精力去呐喊了,也不会想去恳求了。  男子皱眉,手一甩,女子瘦弱的身体摔到了地上。转身,留下一句。“你自己想想环儿吧!”  女子趴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让我见环儿。”  太子的青梅竹马,太子发誓要娶的女人,太子顺利登基第三年,稳定国情后,女子当上了皇妃。皇帝登基第三年,皇妃怀孕,生下一女。取名为彦环。虽不是皇子,这小公主也给国家带来了国泰民安,年年好丰收。新国几年之间土地迅速扩大,成为众多国家的一大军事强国,也让所有新国子民谁不知道惜玉皇妃,不说她的美貌,虽然她是当今宰相的义女,不是纯正的皇氏血统。她的智慧与理过政治,不得不让人感叹。  彦弘皇登基九年,彦环七岁,彦弘二十九岁,惜玉二十一岁,一切如此平安,一切毁与那场狩猎。惜玉享年二十一岁。  (二)  天牢不是随便人都可以进去,自从惜玉皇妃被关进天牢之后,小公主彦环的生活也变得有些凌乱。  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毕竟是孩子的母亲,一面还是会让的。就算彦环见着了自己的母亲,也只能通过一扇小窗户,才能见着对方。“环儿,别害怕,额娘不会有事的,还有七彩姑姑陪在你身边呢,从现在起什么都要听七彩姑姑的知道吗?”  “环儿,你从一生下来注定着与世人不同,维护着世代平安。所以做任何事都要想明白。别害怕,你自成人之后定会与额娘一体。”一颗泪珠自惜玉眼角滑落,“如果,我们平凡一生,该多好。”像是对彦环说,又像是对自己而说。  另一面的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彦环,紧紧拽着七彩的白色裙角,认真的点着头,只是七岁的娃娃能听得懂这些?  “惜玉,我们先走了,你……保重,十一年后,再见。”站在彦环身边的白衣女子七彩,被同样白色面纱蒙住半截脸,桃花眼内是惋惜,是无可奈何。住抱起小娃娃彦环,向出口走去。  “额娘……额娘……”彦环伸着小手想抓住另外一道墙内的女子,只是无可奈何离自己想要抓住的越来越远。  在天牢中的日子,有时候几天都无聊至极,又有时候所有的事情都会在一天之内发生。惜玉靠着墙壁坐着,左腿伸直,右腿腿弓着,右手搭在弓着的右腿上,宽松的宫服,披散的头发,给人一种无尽的潇洒魅惑,和一丝隐含的霸气。女孩子做这样的姿势很是不雅观,只是此时此刻又有谁会在意。惜玉待人可蔼可亲从不摆她皇妃的架子,就因她这宽容大方的的性格,正是让这次让别人敢于陷害的她的重要点。  她微斜着头玩转着手里的琉璃镯,这是彦弘登基的那一天送给她的。彦弘喜欢研究玉器,在各国盟友中送来的礼物中发现了一块好玉,便亲自打造成一‘琉璃镯’和‘琉璃指’,这一举动更加证实了皇帝对青梅竹马惜玉的爱意,如今琉璃镯还在女主人的手上,琉璃指应该早就脱离了男主人的拇指了吧?  今天天牢的客人还真是特别的多呢,一早,一中,一晚,一切已成定局。每逢这个时候惜玉嘴角都会不由的有着无赖的笑。不用猜,光闻到这种甜而不腻的香味便知道是谁了、  站在早晨彦弘站立位置的女子,可谓是抚媚倾城,一袭火红衣,露着香肩,乌黑的发丝随意的绑在后面,狐狸眼里闪着狡黠,火红的唇时刻都似在向每个人示意着邀请、酥软的声音响起,“惜玉姐姐,看来你在这过得并不好呢,看你都瘦了呢。”  惜玉笑着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说:“红依妹妹的媚功真是练得炉火纯青了呢,连这皇宫重地都来去自容啊!”  红依掩嘴轻笑,眼睛好看的弯成了月牙状,“惜玉姐姐过奖了,红依哪有像惜玉姐姐说得这么厉害,只是皇上信任我罢了。”  惜玉柳眉微挑,摇头失笑走近红依,低头,安抚自己乱糟糟的秀发“红依,那时答应彦弘让你进宫是对是错呢?”  红依不语,依旧以一种大家闺秀的神态与惜玉对立着,没有人会想到这个女子,是从山村过来的吧。  惜玉停下之前的动作,以同样的姿势,双手伏在腹部,神采亦然,那压迫性的皇室贵族母仪天下的气势,丝毫没有前一刻一副柔弱女子的气息,若是一般的平民,定会被这种气势压得透不过气来。  “红依贵妃,你是真的爱着彦弘,真心想着帮他打理国事,强壮国家吗?”惜玉眼里冷光摄人。  红依也褪去之前的抚媚,表情略微严肃的回答:“当然!我爱着彦弘,帮他打理国事,强壮国家也是我的心愿。”  惜玉放松的身体,四周的空气瞬时流畅过来,手从袖子里抽出来,将‘琉璃镯’展在红依眼前。  红依看到‘琉璃镯’时,眼里闪过一道不轻易发现的笑意,整个新国,又有谁不知道‘琉璃镯’和‘琉璃指’呢。  抚摸着‘琉璃镯’冰冷的身体,惜玉惋惜道:“这个,我帮妹妹带上吧!似乎这个将不在属于我了。”惜玉伸想去抓红依的手,因为有铁栏阻碍着,红依的手始终放在宽大的袖口内。惜玉微微皱眉:“红依妹妹,不愿意要这‘琉璃镯’吗?还是怕姐姐在着玉镯上下了毒,来陷害妹妹。”  红依宛然一笑,“怎么会呢!”抬手,主动将自己的手放在了红依的手心。‘琉璃镯’本身滑润无比,再加上红依的手也是纤细嫩滑,惜玉不费丝毫力气便将‘琉璃镯’套进了红依的手腕。  “妹妹的手可真好看,比我带着还好看呢。”  红依被惜玉轻抚着手心,心了突然冒出一阵不好的感觉想将手收回,却发现被惜玉抓着的手竟丝毫使不出力气,无法动弹。  惜玉一只手抓着红依的手腕,另一只手转到细细抚摸着‘琉璃镯’,“妹妹说爱着彦弘,会帮他打理国家是吗?”  红依见无法将手抽回,便随她抓着,心里想着看惜玉能将自己怎样。表情恢复之前的神彩,强而有力地回答:“自然。”  “可我发现妹妹心怀不轨哦!”握住红依的手微微用力,虽然手无法使力,红依还是清晰的可以感觉到手腕处的疼痛,想抽回,却不能。  红色的火光打在惜玉脸上,为她苍白的脸添上一份红晕,“红依妹妹不仅调走了皇上身边所有忠诚的侍卫,还无意之间挑起两国之前的战争,陷害各妃子不说,制造谎言说传国玉玺不见不说,妹妹竟然还与皇宫外的其他男子勾结,发生关系,吸取男子精元,让那些男子都沉迷在你的魅惑欢爱之中,无心就业。姐姐真不明白妹妹这是爱国,爱彦弘吗?”  红依睁大了眼睛,她的确有挑起两国之间的战争,只是,她为什么会知道自己与外面的男子…还说自己吸取男子的精元,她每次都是以不同的面孔出的皇宫。  惜玉一只手抚上红依眉宇之间的,眼里是怜惜:“红依妹妹眉间的这个火焰图案真好看。”  红依此刻想做的事,便是离开这个女人的身边,她竟然害怕了,近九百年来从未有过的害怕,红依发现不只是手,现在整个身体都无法动弹了。  “惜玉不解红依妹妹为什么要用画笔再去描上一层呢?这不是连肉体生长,你们火狐族至高的象征吗?”  “你……怎么知道?你是什么人。”红依后悔了,她怎么后悔了,虽然自身有九百多年法力,也让她感觉到了恐惧。  突的惜玉一改之前的温柔面容,眼里闪着寒光乍现,“你很聪明,能让我无意之中在你布下的陷阱内留下证据,连七彩都没有发现。”惜玉加重手上的力道,红依妖媚的脸上有着明显的痛苦。  “或许你不会知道为什么玉玺真的不见吧,你听过女娲补天留下来的七彩石之一的‘和氏璧’吗?”  红依怒极,不打算再隐瞒身份,一团火焰燃烧在另一只手掌,朝惜玉劈去。  墙壁上的两团火焰,瞬时左右摇摆,四周温度上升密不透风的室内,惜玉的长袍长发,都飞舞在空中,额前头发发分散,露出眉宇之间细小晶莹的墨绿宝石,像是粘上去的,又像是与红依的眉宇间的火焰一样,是与肉体而生。红唇似血欲滴,每寸肌肤像是即将破裂,发着金色的光芒。  红依见此状况,将所有的力量集中在那手掌,关住惜玉的铁门破裂,一整轰隆隆的响声,红依的手在即将触碰到惜玉身体的那一刻,无数金色光点从惜玉身体蹦出,向红依集拢而去,当所有光点全部进入红依身体的那时。“啊!!”一声惨叫,进入红依体内的光点又更加迅速的从红依各个部位爆裂而出。  红依只听到那个声音在说:“小狐狸,当时不是跟你说过不要走歪道修炼吗?为什么不记得呢?”  五百年前,那时候小狐狸还未修得人形被更修为更高的妖怪打伤在山洞,遇到一个穿着巫女服的女子,小狐狸以为自己还是逃不过这死劫了,却没想到那巫女将自己的伤疗好,还指点了小狐狸在道行上一直未突破的难点,说是看在小狐狸一身灵气的份上,还对小狐狸警告过,“你们诸妖,害怕的是一个眉宇之间有着墨绿色宝石的女子,那女子是聚千百天地灵气世代相传‘和氏之璧’汇而成人,任务是守护着世间神态平衡,控制着国家的兴盛衰败。  将来你若破坏世间生态平衡,惹此女子迁怒而动用她身上灵气,轻则打回原形,重则魂飞魄散不再复生。”虽然那巫女说的话,小狐狸都记在了心里,但时隔千年又如何还记得,巫女在离开小狐狸身边时,留下了另外一句话,“小狐狸,记住,千万别妄想走歪道修炼成仙,不然遇见那女子的几率是很大的。”  红依突然想起见次见惜玉的那种似曾相识过的感觉,现在才发现惜玉跟那女巫竟是同一个人。原来她早就预料她的未来,甚至还警告过她,没想到终究因为太过心急成仙走了歪道,再次遇上了她。‘和氏之璧’不就是如今的传国玉玺吗?原来自己在她身上设下‘传国玉玺’被偷的陷阱,可笑的是她本身就是历代皇帝视如生命的‘传国玉玺’,她将计就计来扑捉她来了。红依看着眼前灵气大发的女子后出现的金色凤凰,嘴角出现一丝认命般的笑。 共 827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阳痿
昆明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会不会影响寿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