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阳信息港 > 游戏

江南小说树林之战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48:36

【不速之客】  话说当日林北修一路寻找迎日雪,换来的却是内心的失落与不安。此后,林北修每天都要偷偷的出去寻找迎日雪,可次次都没有任何线索。看着兄弟那般伤痛,却还憋在心里,代韩庆等人于心不忍。终几人约定一同寻找线索,可是林北修却不赞同。萧天炬问其故,林北修却冥思不答,此时代韩庆道:“难道你想通了?”林北修道:“不错,堕落不是我的性格,我应该振作起来,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好好的生活,相信终有一天,日雪会再次回到我的面前。”  这时迎日阳拍着林北修的肩膀,道:“难得你能够想明白。如果日雪知道你这么的坚强一定会很开心的。其实我也很担心日雪,我就这么一个妹妹。如果日雪有个什么不测,我该如何面对我死去的爹娘啊?!”  代韩庆含笑道:“其实你们也不必杞人忧天,我想迎姑娘若是活着的话,她一定会回来的。而她这么久没有回来,就证明明杨没有杀她,而是把她藏在了某个地方。”  林北修道:“你又怎能肯定明杨不会对日雪痛下杀手呢?”期待的眼神正等候着代韩庆的回答。  代韩庆坦然道:“那是因为明杨真正的敌人是我们,她抓走日雪姑娘也只是为了要挟,在没有达到他的目的之前他是不会罢手的。”也许世间上可怕的对手却不是他的拳脚功夫如何,而是他的心肠毒辣到何种的程度。  突然,狂风横扫,吹得众人睁不开眼来;大树急促摇摆,枝条发出的声音刺人耳膜;房顶上的瓦片像锅中的沸水一般涌动着,即将漫天旋飞。众人用衣袖遮挡着迎面卷来的狂风。迎日阳大声道:“哪里刮来的大风?”话音未落,继而是密密麻麻的硬物从天而降。  风声早已灌满众人的耳朵,哪里还听得清楚其他的声音?就在这时,代韩庆天灵穴处有股凉意,登时灵神会意,当即洞悉到上空数枚银光闪闪的飞镖正襟腾空而将。代韩庆急声道:“赶紧运功护体。”  众人唤起体内真气,刹那间,灵光罩住周身。但见一枚枚飞镖被荡了出去。紧接着风声中交杂着“当当当”飞镖落地的声音。  暗器落地,那阵狂风接踵而去。  众人收功,但见地上数枚飞镖,心中一阵冷意。心想若不是代韩庆发现的早,恐怕此时都已暴尸院中了。  代韩庆对着狂风卷来的方向,大声道:“不知哪位高人到此,可否现身一见?”突然后方传来一声大笑:“你们能避开暗器,不代表你们的本事如何,而是真正的角逐还没有开始。”寒燕山等人听得声音径自由后方而出,不由得心慌回头,然而却不见说话之人。  更为震惊的是那说话之人竟然是个女的!  代韩庆又是一问:“阁下何方神圣,可否现身一见?”  林北修对迎日阳小声耳语道:“听这声音,好像是日雪。”迎日阳道:“像倒是像,只是此音充满杀气……”林北修道:“是与不是,待她现身不就知道了。”迎日阳道:“嗯。”  “当然可以,只怕他们不会同意!”  他们?莫不成还有其他人存在?为何代韩庆等人没有察觉呢?  林北修惊诧道:“是谁?”  “是我!”此话说的狂妄。“还有我!”此话说的得意。  几人回头之时,视线里又多了两个人。一个依身柳枝,肩上扛着血剑,目光邪恶冷酷;一个侧躺屋顶,手指转动玉扇,笑意诡怪渗人。  迎日阳眼见二人却是明杨、杜绍明(此二人乃天蚕魔妖的爪牙),不由得内心彷徨,喝斥道:“明杨,你把我妹妹怎么样了?”明杨仰天打了个哈哈,道:“别紧张,她还活着!”  林北修当听此语,往日的顾虑一消而散;可听那语气,迎日雪又似若凶多吉少。林北修追问道:“她在什么地方?快放了她!”  明杨道:“什么地方?不能告诉你;放了她?哼…我做不了主。”林北修话语紧跟,气急道:“即便是天蚕也不能做主!你们既然来了,就别想再活着回去!”不觉林北修动了杀念。  明杨道:“想杀我们?哼,恐怕有一个人不会同意!她会先杀了你!”  未等林北修询问那人是谁,杀气已然逼近。前方土地如波荡起,向四周急促扩散。林北修冲出几步,方要行功出掌,不料掌力还未打出,土中之人破土而出,腾空回旋,双掌已然交上林北修的双掌。突如其来的对掌,全然出乎林北修的意料。况且那人来势冲冲,掌力浑浊狠毒,意在取下林北修的性命。  谁料那人内力如此深厚,致使林北修不断后退。却说代韩庆等人全然没有行功,被那人身上逸出的功力逼退,让出一条道来。她的内力源源不断的输出,借势对林北修穷追不放。  刹那间两条深深的痕迹划出,磨得林北修脚尖发烫。那人一身黑衣着装,面带冰罩;可她究竟是谁?林北修只能看到她的眼睛,只能触摸到她的双手。突然林北修缓过内力,登时脚尖用力,紧接着脚跟着地。浑然一股内力窜上双臂。那人只觉得一股莫名的内力正由双臂进入自己的身体。那人唯恐林北修会伤及自己内力,匆忙卸开双掌,翻身退了回去。明杨二人见此,沮丧不已。  虽说林北修击退了那人,可身上筋骨已是疲惫。林北修往下一看,鞋子都已破的不成样子了。然而他却没有生那人的气,对待那人,他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去愤怒。林北修静静地看着那人的双眼,即便那是一双充满杀气的眼睛,林北修也毫无畏惧。  明杨但见那人不再动手,喝斥道:“你还没有打败林北修,回去如何向天主交代?”那人一听此语,如听魔咒,当即就要挥掌再打。不想林北修怔急道:“姑娘,且慢!”那人一听有人在叫“姑娘”,眼神中一下子少了几分杀气。林北修见她不再有出掌的意思,微笑道:“姑娘是不是对这个地方很熟悉?”  那人闪动着眼睛,环顾四周。  林北修为何要那般相问,代韩庆等人甚是不解。方才那人还是杀气弥漫,此时却有所好转,代韩庆等人亦是不解。  明杨再次喝斥道:“地魔女,你给我过来,不要受他蛊惑,否则天主不会放过你的!”此语魔力强劲,地魔女眼睛一亮,登时变得血红惊人。地魔女身影一晃,头发似如白练一般打向林北修。林北修从未见过如此恶毒的招式,且不说招式如何恶毒,但说头发能倏然见变得那般幽长,这足以让林北修心有余悸。  却说林北修对地魔女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若是出招过重,唯恐伤到地魔女;若是出招过轻,难免地魔女会伤及自己。眼看头发犹如长钉一样袭来,此时此刻哪里还容得下林北修多想。话说林北修腰上弹性甚好,情急之下上身后倾,刹那间,双手稳稳着于脚后,身形如弓。  长发急促而发,没有击中林北修,却也不能就此收回。只听得喀喀几声巨响,林北修身后的木柱被击打的粉碎。木柱断裂,房屋正要倒塌。林北修摇身一闪,站于屋檐下,用内力撑住屋顶。  岂料长发飞卷,刹那间卷成一条长鞭。只见长鞭一抖,卷起地上的一根木柱。又见长鞭一松,木柱飞出,正掷向林北修膻中穴。说时迟那时快,林北修左掌探出,丹田之气一触即发,木柱又被折断几节。话虽如此,林北修却也不敢窃喜,因为长发正迎面赶来。  此种险境,代韩庆等人却不能前去应手,如若应手,传了出去,定然会招致江湖流言蜚语。故而代韩庆等人只能一旁为林北修捏汗担忧。  明杨二人心想地魔女这一招“飞发攒射”出其不意,看他林北修单手如何抵挡?代韩庆等人亦是心急如焚,萧天炬正要上前解围,突见林北修原处不动使出左掌。还未待众人看得清楚,林北修已然将长发抓在手中。这一抓不当紧,明杨二人心里一阵恐惧,殊不知那左手是如何抓住长发的。寒燕山不禁夸赞出口道:“好快的手法!”夸赞归夸赞,只可惜寒燕山也未能看得清林北修出手的前前后后。  林北修抓着柔美的长发,芬香飘然入鼻。虽然看不到眼前这位少女的容貌,林北修却能感受到她的美丽与纯洁。那神情,那身影,还有那发髻上的香味都似曾相识,真舍不得撒手。突然间那丝丝的长发却如钢丝一般坚硬,如利剑那般锋利。地魔女用力一拉长发,林北修只觉得手上一重一轻,入眼看时,手上已是鲜血淋淋。  乌黑的发髻犹如云端推在耳边,让林北修看了又看,魂不守舍。  不知是同情还是怜悯,或者是感激再或者是倾慕让地魔女没有再痛下杀手。林北修见此,心里早已宽慰的很,手上的伤痛也随之而去。  哪知明杨气氛之至,霎时抽出血剑,一道剑气冲向林北修。剑气运出,力道势拔五岳,扇起地魔女的衣物。地魔女只觉不大对劲,回头看时,明杨面目狰狞,血剑直指林北修,剑端泛着火热的血光。  敌我相对,焉能留情?对手身处险境,岂不快哉?  然而此时此刻,地魔女心若彷徨,不由得为林北修揪心起来。  那剑气实在太过猖獗,催魂夺命,林北修不得不赶紧闪避。剑气果真厉害,将那房屋斩成两半,各自倒去。林北修稳步落在萧天炬旁侧,众人见林北修安然无事,这才放心下来。地魔女看着倒塌的房屋,真不敢想象若是剑气伤到林北修会是怎样的光景。可看到林北修毫发未损,心里又有些嫉妒,毕竟方才那短短的交手自己并没有站上什么便宜。  血剑入鞘,明杨纵身一跃,落于地魔女左侧,憎目望了地魔女一眼,而后哼道:“对待敌人永远不要留情,尤其是对待五行!”地魔女韧性非常,其能容明杨如此训斥?当即反驳道:“地魔女只听从天主一人号令,其他人等的话,我从来都视为废话。”  明杨气急道:“你……”  这时杜绍明飞了下来,劝解道:“明护法无需动怒,都是自家人,何必要伤和气呢?再说大敌当前,我们三人应齐心协力才是。”  明杨咽下气氛,黯然不语。    【出言招致】(五行:代韩庆、寒燕山、林北修、萧天炬、任飞鸿)  杜绍明朝向代韩庆等人戏谑道:“江湖上都说五行何等何等的厉害,可在下看来却不过如此。”萧天炬道:“一条狂犬大可不必在此吠叫!”杜绍明戏谑一语招致大骂一句,心里好不畅快。  不畅快归不畅快,话还是要说,事还得要做。杜绍明道:“既然五行自视清高,不知敢不敢与我三人单打独斗?”寒燕山不屑道:“单打独斗,有何不敢?”说着横出神龙剑,接着又将神龙剑收了回去,继续道:“怕就怕有些人暗中使坏,昧着良心,用下流的手段去对付别人!”  明杨道:“依我看,五行向来都是浪得虚名,只会以多取胜。若是单打独斗,我敢肯定你们中间没有一人能敌得过我手中的这柄血剑!”  代韩庆眉宇间透着神气,不慌不忙道:“明杨,你就别枉费心思了,我们是不会上当的。”  明杨哈哈笑道:“代韩庆你不要故作冷静,我自有办法让你们与我等单打独斗!”众人心中一阵惊讶,对明杨口中的办法甚是恐惧。明杨见代韩庆等人面带忧虑,惬意道:“如若你们有一人胜出,我便告诉你们迎日雪的下落;如若你们有二人胜出,我便交出迎日雪;如若你们三人全都胜出,在我明杨有生之年不再踏足江湖半步!你们看这个条件如何?”  却说林北修恨不得当场擒住明杨,然后再逼迫明杨交出迎日雪。只是要擒明杨岂是一件易事?林北修也只好耐住冲动,听听下文再作打算。  寒燕山道:“会有这样的好事?只怕其中有诈吧?”  明杨道:“信不信由你。再说了,‘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的道理你们也是知道的,更何况土星现在的心情……呵呵呵……”  明杨看着林北修不安的面孔甚是得意,林北修怒视明杨,杀气在血液中逐渐蔓延!  对林北修来说这样一个机会就是一次希望的曙光,它要比金银甚至是自己的性命更加珍贵,焉能就此让它擦肩而过啊?  林北修应允道:“好,我愿意与你们比试!只是你要信守承诺!”  明杨窃喜道:“那是自然。”  妹妹落入贼人之手,做大哥的怎会不担忧?迎日阳大声道:“还有我!不知哪位愿意赐教?”说着快手取来腰间玉笛,作出拆招的架势。  迎日阳只觉得肩上一重,侧身一看却是代韩庆,代韩庆含笑道:“迎兄还是休息为好,这一仗由我代劳便可。”迎日阳不胜感激,可年轻气盛,又想亲手教训教训眼下这帮贼人,也好出出恶气。“虽然我的内功不如代兄,可拳脚功夫却也不弱,这一仗还是由我打吧。”迎日阳自信道。  代韩庆凑到迎日阳耳畔,微声道:“明杨与我对峙多年,他的路数我清楚;杜绍明诡计多端,应该有萧兄对付;至于地魔女,虽说招数比较奇怪,可林兄与她交过手,胜出的把握也会大一些。”迎日阳道:“这样也好,那我就一旁观战。”  只见迎日阳收起玉笛,对着明杨“哼”了一声,随后退了回去。  明杨嘲弄道:“怎么?你又不比试了?”  代韩庆道:“既然你要比试,怎能少了我代韩庆呢?”  明杨蔑视道:“手下败将,何须言勇?”代韩庆谦逊道:“这次正好再向你讨教讨教。”  明杨道:“一定如你所愿!”  代韩庆依旧微笑,毫不生气。  杜绍明道:“现在你们还差一个,不知哪位愿意出来给予赐教?”  既然决定单打独斗,那就得肆无忌惮。寒燕山、萧天炬同时站了出来,又同时道出豪情壮语:“我愿领教你们的高招!”  杜绍明道:“我们是三对三,可不是三对四。”  寒燕山、萧天炬一听便明白杜绍明的意思。萧天炬快步迎上寒燕山,道:“寒兄神龙剑的威力我是见过的,实在佩服得紧!只是小弟八卦剑的招式恐怕寒兄还不曾目睹过,不如今个儿就让小弟舞上一舞。”  寒燕山朗声道:“君子不夺人所爱,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萧兄想一展剑术,我一边观赏便是。何须要将神龙剑说得那般厉害呢?” 共 19166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重视饮食保障远离不育
黑龙江医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