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阳信息港 > 游戏

你的初夜给了谁7

发布时间:2020-01-23 15:34:44

你的初夜给了谁(7)

爱,在心灰意冷中绝望,在恐惧中逃离。青春的无知与叛逆,让年轻的心懊悔,当你的存在,让你的世界血泪不堪,你无路可走,只能善意的离去,带走你心中的惆怅与不安。

王冬的偏激与固执,让李玲心中揪了一下,她忍住了自己的泪水,默默的走着,她的心随着夜幕的降临而渐渐灰暗,她想起次看见王冬的那种心跳,就像沉寂了很久的火山般爆发,跳跃。这种感觉在自己十八岁的青春里甜蜜的定格在记忆中,挥之不去,每每想到这些,那种幸福的喜悦洋溢在她那张青春美丽的脸庞,甚至让她忘了自己。

再想起与王冬在一起的开心和快乐,她觉的自己就是天下快乐的人,如果时间可以静止在某一刻,她愿意祈求上天,将时光静止,将他们的快乐永远存封。她又想起王冬走后一个少女对恋人单纯的思念,又想起刚才那揪心的幕幕,这一切的变幻莫测,让自己摸不着头脑的,也许她永远不会懂得男人们的英雄情结,也许她还没有真正虏获那些臭男人们的心。

想到这里,李玲感觉自己很失败,一直以来的优越感此时荡然无存,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对爱的把握。李玲迷茫,颓废的漫无目的的走着,一直不停的走着,忘了回家的方向

看着天边泛着的鱼白,和渐渐亮了的夜空,李玲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走了一夜,她伸手拍了拍有点发懵的脑袋,努力的让自己清醒一些,看着道路两边葱绿的树木和花草,挺拔的站在两旁,她傻傻的笑了笑,摇摇头,分辨了一下方向,才知道自己已经身处那片密集的工业区,这是王冬厂子的所在地,李玲满腹疑惑的自言自语;怎么走到这了。她想了想,既然到了这里,顺便打听一下王冬的消息也罢。她不想让自己在这种幸福中就这么轻率的走开,也许她还想挽回。也许她还沉侵在幻想之中。

突然,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划破了即将黎明的夜空,三辆警车和两辆120救护车从李玲的身边呼啸而过,惊愕的她慌忙的跟了上去,想一看究竟,看见车子停在一家酒吧旁边,警察们将酒吧封锁了起来,有医生和护士进进出出的从酒吧里往出抬担架,看样子有好几个人受伤了,这时,一些起早晨练的人们围了起来,看热闹,议论着,隐约听人说,在一个小时前,听见了酒吧的打斗声,大概有半个多小时就没听见动静,这才听见警笛响了起来。

李玲努力的扒开人群,向里面靠拢,看见有一个王冬的小伙计也在紧张的围观,李玲拉着小伙子就出了人群,细细的打听情况。据小伙子讲,昨晚,王冬纠集了几个要好的哥们,在城南一个胡同偷袭了,很成功,得手的他们忘乎所以,在这家酒吧庆功喝酒,谁也没想到,受了伤的,连夜联系了好些兄弟,在这家酒吧找着他们,并进行了突袭,酒吧砸的一片狼藉,王冬和好几个兄弟收了伤,他趁着混乱溜了出来,刚才看见警车来了,就上前打算打探一下情况。

看着无辜的小伙子,李玲的心乱了,等她冷静下来,小伙子已经离开了她,不知去向,看着忙碌的医生和护士,看着围观的人们看着热闹,想起无辜的那些兄弟,李玲感觉到了现实的残忍,和杀戮给人们的伤害。李玲把这一切都归罪于自己,她觉的是自己害了他们。她觉的自己就是个罪魁祸首,一个起事人。再想起王冬,她感觉越来越陌生了,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反差,让李玲很怀疑,甚至有些厌恶,这不是她日夜思念的王冬,这也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这对于一个还没有迈入社会的李玲,和初入爱河,还在回味着浪漫和温馨的她来说,无疑就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她经过了一夜的盲目游走,和饥渴困扰,此时,虚坐在马路边,困惑,失望,迷茫,和对自己的谴责一股脑的袭来,她坐着,坐着就晕倒在马路边。

等她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李玲扭了扭头看见两个床位的病房空空的没有人,房间很干净整洁,她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已是夜里八点钟,李玲感觉肚子咕咕的向她发表,她的眼睛开始搜寻,在身边的床头柜上就有香蕉,和苹果,还有一个饭盒,她微微一笑,伸出来自己的小手,嗯,不错,还是热的,她拿过饭盒,打开,一阵鸡汤的浓香扑鼻而来,这种久违了的香,让她胃口大开,她不顾的洗手,就抓了一个鸡翅贪婪的啃起来。

她知道这是姐姐送来的,这种香只有她姐姐才做的出来,想到这,李玲鼻子一酸,哭了起来,想到童年,自己仗着年幼,和父母的溺爱,老是欺负姐姐背着她上幼儿园,偷偷的拿着姐姐心爱的发卡别在自己不长的头发上,惹姐姐哭,想起自己不小心打碎了花盆,母亲怪罪下来,她将一切推给了姐姐,而姐姐因为挨骂,自己在一旁偷笑-----再想到,自己和姐夫一起游手好闲的胡吃乱混,姐夫对自己的纠缠不清,王冬和姐夫的火拼。

李玲哭的更厉害了,她的哭声惊动了在病房门外,说话的母亲和姐姐,母亲走进来抱住了李玲,拍着她的后背像哄小孩一样安慰着,在母亲怀里哭了一会的她感觉轻松了很多,她擦了擦眼泪,看见姐姐站在母亲身后,一言不发。

姐姐的肚子圆溜溜的挺着,好像快要生了,姐姐也在默默的流泪,李玲看见伤心的姐姐,松开了母亲,下了床,伸手想为姐姐擦泪,谁知,姐姐闪了一下,好像有意的避开自己,在姐姐扭头的一瞬间,她模模糊糊的看到姐姐的右眼有些淤青,姐姐有意的避开让李玲的心一阵心酸,再看到姐姐的眼睛上的淤青,李玲关切的问:姐姐,这是怎么了?

姐姐没吱声,扭头推开病房门,哭泣着走了,莫名的;李玲想追上去问个究竟,母亲却拉住了自己,别追了,让你姐安静会吧!

听到母亲这么说,李玲开始寻思起来,姐姐这是怎么了?

山西白癜风医院
徐水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哪家医院的癫痫病
盐城治疗牛皮癣的办法
天津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