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阳信息港 > 游戏

九转天玄百七十四章师祖重伤

发布时间:2020-01-23 20:18:03

九转天玄 百七十四章 师祖重伤

这个世界上,只要想动手,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

……

而正当玉轩清在雷谷受到恐怖的折磨历练时,天星也赶回了天金剑阁。

登云山脉,三千五百米以上的地方就有天金剑阁的弟子巡逻了,天星刚刚望见剑阁的建筑时,就被一名巡逻者发现了,强烈的杀机瞬间锁定在他的身上,上方传来一个冷淡的声音。

“来者何人?”

天星笑了笑,看来天金剑阁的防御仍旧是那么的谨慎,他拔出背后象征身份的红剑,朗声答道:“我是天星,乃是天金剑阁中四代弟子,前些日子前往流沙古墓因迷路未归,方才赶到。”

那名巡逻的弟子显然是对这个名字小有耳闻,赶紧收了自己手中的刀,热情的招待他上山,这半年来,四大剑圣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一旦发现天星都要及时将他带回天金剑阁。

不久前,四大剑圣高调的带着剑派内几百位高手出去一趟,似乎说要去参加什么战役,可是当他们回来的时候,却都是满身伤痕,三百剑派高手,能够生还的还不到一半,八位二代弟子,也就是四大剑圣的八名师弟,其中更是有六人战死,这个损失不可谓不大。

一时间,轰动了整个天金剑阁,这次主要是剑派方面派出去的人手比较多一些,而天金宗那边因为得到的消息较晚,罗森想要增援却被夜无双婉拒了,老于世故的他已经似乎知道了此战必败,还是留下一些天金宗的力量比较好一些。

但是,当战败的残军们回到天金剑阁时,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三百剑派高手,居然阵亡了一百六十多人,八位实力在八星大魔魂士以上的二代弟子,更是折损六人,不可思议的是,四大剑圣中的绝狂凌,性命垂危,看着昔日里那么强大的师祖现在是被抬着进入到天金剑阁的,所有狂剑派的弟子都流露出了不可掩饰的愤怒。

尤其是邹昊为首的那些年轻一代弟子,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看着自己的师祖受到如此重创,情绪激动之下,有不少人还打算要拉帮结派擅自下山,后来,还是四大剑圣之首程羽簁出面才化解了这场弟子们的愤愤。

白暮城、予孤诺一言不发,直接进入了闭关状态,同时聂华一辈的人,都在尽力压制这些天金剑阁的四代弟子,不要让他们做出什么傻事来,只有程羽簁跟在夜无双身边,他们二人进入山洞之内,外面吩咐了天金宗的圣魔魂士卡西守候着,不得让任何人进入。

夜无双的胸膛都在上下起伏着,一向是山崩而不惊的这位人类强者终于是发怒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次派出去的四大剑圣居然都是受了伤回来的,尤其是绝狂凌,若不是程羽簁他们在半途上不断帮忙压制伤势,恐怕早就已经气绝身亡了。

“黑暗派,想不到你们竟然做的这么绝,休怪我无情了……”夜无双的眼神带着一种无与伦比的压迫,长眉无风自动,那种宛若是瀚海一般的气势直接将程羽簁压迫得贴在了山洞的墙壁之上。

程羽簁咬一咬牙,跪倒在地,磕头道:“师傅息怒。”

夜无双叹了口气,抬手一点,浑身是血的绝狂凌便漂浮而起,他的能量一探测到这位三弟子体内的时候,就发现了情况的严重性。夜无双面色瞬间一冷,显然是很不容乐观。

大概过了一分钟,程羽簁才问道:“师父,三师弟……他怎么样?”

夜无双沉声道:“情况太糟糕了,怕是我也无能为力。”

“这……怎么可能……”听到自己的师父夜无双这么说,程羽簁便知道,彻底是没有任何办法了,他的全身像是被掏空了一样,颓废的坐倒在地,双目无神。他、绝狂凌、白暮城和予孤诺是从小的朋友,四人自十几岁起就跟着师父修炼,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七十多年,这种感情自然是非常深厚的,而现在……这个消息是无论如何都让他不能接受的。

夜无双的手不断变换姿态,显然是在尽力医治,程羽簁也没有多语,直接飘身而起,落在夜无双的背后,双手撑住他的后背,不断输送能量,好让自己的师父略微减轻一些压力。

感受着自己这位大徒弟的能量输入,夜无双不禁微微神色一黯,他在尽力给绝狂凌治疗了,但是那伤势,远远比当年在巅山山脉受到重创的天星他们还要严重,绝狂凌本身年事已高,身体的机能不如从前,纵是实力高强,面对这种伤势,自主治愈的能力也基本等于零。

这伤势真是很复杂啊,夜无双不禁微微皱眉,他在不断思索着,究竟是怎样的一股力量,才能把绝狂凌伤到这个程度,难道是实力已经到达七级圣魔魂士以上的高手?不,不可能,黑暗派如果有像他那么强的人,那么这次的大陆联军恐怕逃不过是全军覆没,更不用说其余三大剑圣都平安回来了。

过了一会,夜无双收回自己的能量,程羽簁也飘身飞回到他的身前,在仔细观察自己师父的脸色,静静等待他的开口。

夜无双冷声道:“告诉我,这次是谁伤的凌儿,竟然如此严重。”

“是黑暗派自称为二十四天王的二十四人,他们有联手的阵法,一起发动威力简直是不可小觑,三师弟拼了自己的性命才勉强把他们的防御结界撕开,当然,北风和古玄的死也都是他们所造成的。”程羽簁恭恭敬敬的回答。

“混蛋。”夜无双面色如冰,很少见到他流露出这样的情绪了,“照你这么说,这二十四天王都有着七星魔魂士以上的实力,不然不可能有如此威能。”

程羽簁迟疑了一下,接着道:“没错。他们在被我们击破联手结界之后,各自释放出来的灵盘上的确至少七颗六芒星,甚至还有几人为八星大魔魂士级别。”

“原来如此。”夜无双点点头,若有所思。

程羽簁愤恨的道:“不过,三师弟拼了性命换来的敌人阵法被搅乱,我们自然不会错过这种机会,那二十四天王在我们的攻击之下已经基本全部殒命,只有三人逃脱罢了。还有这次黑暗派的指挥,也就是影宗的那个副宗主影二也被四名冰祭祀联手重伤,说实话也是惭愧,加之影宗的黑乌鸦、北冥支援之后才消灭的黑暗魔龙,除此之外我们没有杀死对方一名敌方高层。”

夜无双摆了摆手:“这也并不能怪你们,那些黑暗一族的实力的确是超出了我们的预料,只是现在你三师弟的情况的确不容乐观,很有可能即使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外面就传来了高呼声:“求见师祖!”

“谁在外面大喊大嚷?不知道我已经下了禁令任何人不得来到此处打搅么?”夜无双皱了皱眉,冷声道。外面的卡西也显然正在和那些弟子交涉着。

程羽簁轻声道:“我出去看看。”

他解开山洞中布下的防止窃听结界,走了出去,外面正站着狂剑派绝狂凌的大弟子,聂虎,他也就是聂华的哥哥。

看见程羽簁,聂虎连忙躬身道:“见过大师伯。”

程羽簁阴沉着一张脸:“有什么事情吗?你的师父正在里面接受疗伤,这么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很少可以见到程羽簁露出这样的表情了,聂虎显然也是愣了一愣,但是他的脸上表现出来的是惊喜,高声道:“师伯,天星回来了。”

“你说什么?”程羽簁当即追问道。

聂虎回答:“是天星回来了啊,就是我师弟的那个小徒弟,他前段时间下山去,结果一直没有回来,刚刚接到消息,终于重返剑阁,平安回来了。”

这个消息顿时将程羽簁心里因为绝狂凌受伤而十分低落的心情变得明快几分,他勉强笑了笑,问道:“那天星身在何处?”

聂虎嘿嘿一笑:“他一进剑阁就被我那个师弟给拉去了,到现在都没出来。”

“你说的那个师弟?是聂华吗?”程羽簁不解。

聂虎点点头:“对啊,我弟弟对于这个徒弟可是很疼爱的,这次又失踪了半年,他怎么能不担心呢?大师伯,如果师祖和师父想要见天星,我这就去把他叫来吗?”

“嗯,你去吧。”程羽簁点点头,这个消息也的确还不错,天星现在可是天金剑阁的年轻一代出色人物,就连自己的师父夜无双对于这个小家伙也是很看重的,此次失踪,可是引得他们派了好几拨人手前往流沙古墓,却都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无奈也只好放弃。

现在天星回来了,估计夜无双的情绪能够微微振奋一点吧。

聂虎一路跑到自己兄弟几人居住的院子里面,聂华的房门还是紧闭着的,从里面可以听到有谈话声音传出,聂虎咳嗽几声,敲了敲门。

“谁啊?”聂华的声音从中传来。

兰州大学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市宝安区妇幼保健院
沧州儿童牛皮癣医院
苏州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江西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