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阳信息港 > 养生

【江南小说】断桥红雪

发布时间:2019-09-14 07:55:33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不知从何处飘来的歌声惊醒了梦中的女子,穆兰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坐起身来,不由自主的看了眼窗外,月明星稀。
擦拭了额前的汗珠,长吁了口气。想来也是睡不着了,干脆起身挑灯。床旁有一张极大是书桌,她的丈夫云康知晓她喜好作画,于是便专门命人在房中放置了一张桌子。
云康对她很好。
穆兰跪坐在桌前,铺开了画纸,执起画笔。她坐着,想了许久,终究还是没有想出要画些什么。细密的狼毫沾上鲜红的画料,顺着纤细的笔尖滴落在洁白的宣纸上,发出“滴嗒”“滴嗒”的清脆声,在这漫漫长夜中显得分外的清晰,清晰地带着诡异。
鲜红的涂料在漫不经心地侵入泛黄的宣纸,慢慢的拓展开来,渲染出一朵耀眼的梅花,如血的色彩,鲜红夺目。终于她长叹了一声,认真的在宣纸上涂抹起来。那一朵朵梅花就像是一个个生命,跃然纸上。
第二日,朝霞铺满了大地,府门外匾额之上“丞相府”三个熨烫的金字烨烨生辉,晃得人不敢直视。花园中的牡丹沾染着露珠,半遮半掩的躲在绿叶之后,更显得无比娇艳。那不时传来的几声鸟鸣,更是清脆,给园子增添了几分生机。
“咦?今早少夫人竟还没起来?”丫头紫苏端着脸盆说着。
明月笑道:“主子的事哪有我们过问的权利呢,好了姐姐,我们快些走吧。”
两个丫头你一言我一语的朝着东边的院落走去,正是穆兰的屋子。站在房前叫唤了几次,却不见穆兰答应,二人不免有几分奇怪,互相望了一眼,轻轻的推开了房门。
“啊……”
两声慌乱的尖叫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惊得树枝上的麻雀扑腾扑腾着翅膀飞向高处,直愣愣的看着声音发出的地方,不知发生的什么。
这一声当然也吵醒了沉睡的穆兰。
穆兰不悦的睁开了眼睛,看着两个丫头一脸恐慌的看着她,不免有几分生气,道:“你们干什么?”
紫苏胆子比较大,伸手指向了穆兰,声音打颤,道:“少夫人,你,你……衣服”
好久,她才终于将这几个字吐了出来。
虽然有些语不成调,可是穆兰还是明白了她的意思,往自己身上一瞧,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鲜红一片,一片鲜红。
那雪白的衣衫上沾染了大片的红色,鲜血一样的颜色。穆兰乍看之下,不免一惊,脸色微白。不过毕竟她也不像两个小丫头一般,是没有经历人事的小姑娘,也只是那么一瞬间,她的脸很快恢复了过来,笑道:“别怕,是昨夜我作画时不小心沾上的涂料。”
昨夜她的确作过画,可是她却记不得自己是何时将涂料沾到了衣服上,更不记得自己是何时又睡了过去的。她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身上的衣服。明月见了,立马到旁边的衣柜中拿了件青色衣衫,利索的帮穆兰穿戴好。笑道:“少夫人,你穿青色的可比白色好看多了。”
穆兰身子微微的一颤,“你穿青色的可比白色好看多了……”这句话好熟悉,她是在哪里听过呢,噢,想起来了,是三年前,习大哥经常会这么说的。
习大哥,习逸,他现在过得可好?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这是他喜欢吟诵的诗啊,多少个午夜梦回,她都是在这样一阵歌声中醒来的啊!习大哥!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
过去的已经是过去,她现在只想着能够和云康安乐的度过一生,什么事都不要去想。
收拾好衣着,也同样的收拾好心情,她明白,她现在是丞相府的少夫人,云康的妻子,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无忧无虑的穆氏阿兰了。轻轻的一声叹息,穆兰朝着老夫人的院子走了去,丞相府的规矩可不敢怠慢。
穆兰的父亲只是一个七品小官,论家世,穆兰是万万不可能嫁进相府的。
云康,她知道,他很爱她。
云康的母亲在嫁人之前是个大户人家的 ,所以很是讲究门当户对,由于穆兰的身份,这三年都不待见她,除了早上请安以为,几乎很少见到她们有说话的时候。
接过穆兰递上的茶水,老夫人说:“康儿过两日就要回来了,你好生准备一下。”夫人瞥了穆兰一眼,心中只想怎么她这个儿子就这么喜欢这个女人呢,就他们的家世,就是娶了皇帝的明珠那也是不为过的。
穆兰连忙的应声:“是,母亲”,虽然知道老夫人不喜欢自己,可是她不想让云康难做。
后院中飘来阵阵梅子的清香,穆兰身处林间,伴随着袅袅余烟,勾勒出一幅美丽的画卷。轻摇羽扇,不时向紫砂壶中看看,那梅子的香气,便是从这紫砂壶中飘出来的。紫砂壶中装着梅子,掺着白酒,正是文人墨客都十分喜爱的青梅酒。
“兰妹,你在做什么?”
轻柔的声音从穆兰耳旁传来,穆兰的脸刷的一下白了,急急转身来看,见着是云康这才松了口气,嗔道:“康哥,你吓死我了!”那半嗔半怨的口气惹得云康心头直乐。
“咦?母亲说不是还要过两天才回来吗,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似乎才反应过来,穆兰疑惑着道。
云康呵呵一笑,“我想你了,所以就提早走了两天。”
“路上辛苦么,可有遇到麻烦?”
“没有!”云康很干脆的答道。其实他在路上是遇到了麻烦的,只是,他不能让穆兰担心。见穆兰没有说话,云康又笑道:“你什么时候也学着爹摆弄这些东西了,哦,青梅煮酒?”
穆兰淡淡一笑,“以前就会了,不过有几年没弄过,你不知道罢了。”
云康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变,只是穆兰忙着扇风,没有发现。“以前就会了,我的兰妹还真是个才女啊!”他的眼中暗淡了几分,穆兰自是没有发觉的。穆兰笑着,没再说话。
不久,那青梅的味道淡了些,酒味儿却浓了几分,小心的包好手柄,到了两杯清酒,笑着递给了云康,“对了康哥,你见过母亲了吗?”
云康笑道:“还没有,我一回来就先来看你了。”
穆兰眉头轻蹙,暗自叹息了一声。
云康当然知道她心里是何想法,笑道:“你别担心,母亲那里我会去的,不过我想先来见你,不会有人说什么的。”接过穆兰递过来的杯子,轻酌一口,那酒有几分青涩,顺着喉咙流进身体,带着淡淡的梅子香气,“兰妹煮的酒真好喝,不过这太辛苦了,以后要喝就让家里的下人来做吧。”
穆兰沉吟一声,微微的点头。云康不喜欢她弄这酒。
见她脸色微变,云康笑道:“喝酒容易伤身,兰妹如果要喝还是少喝一点为好。”
穆兰笑道:“这么点儿酒就伤身啊,怎么你出去应付的时候都是大醉了才回来的啊,也不见得伤着哪儿了呢?”
云康见她心情稍好,自己心中也愉快起来,“你是女子,比不得我们男人。哈哈,兰妹知道取笑为夫了,看我怎么饶你。”说着便伸手向她腰间探去。
穆兰连忙跳开,笑道:“我错了,我错了,康哥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我怕痒啊……”
云康不依不饶的要去抓她,穆兰便四处逃窜。一时间,后院中笑声朗朗,伴着鸟儿清脆的高鸣,看的一群丫头分外的羡慕,想着要是自己也找个像少爷这般温柔的男人该多好啊,只是她们不过是丫鬟下人,哪里有那么好命。

夜很静,静如空山,月很明,似那玉盘。
云康现在应该在老夫人那里,出去了一个月,老夫人自然是要和他说上一阵的。于是屋子里又只剩下穆兰一个人。她坐在桌前,静静的握着手中的画纸,许久,她小心翼翼的摊开,冰天雪地,寒梅盛开,鲜艳的红梅屹立于风雪之间。只见图的右边写着几行小字: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好美的一幅画,所有看到它的人都应该吃惊的吧,所以穆兰呆了,有些发傻的望着,指尖轻轻地拂过那几行小字,不知何时眼中已经盛满的泪水。
不是因为那幅画有多么美丽,而是那几行小字,那是习逸的笔风,是习大哥的字。
三年了,习逸一走就是三年,甚至三年前,他都没有来参加她的婚礼。是习逸回来了么,来看她这个妹妹,可是为什么又不来见她?
为何那晚她不记得画完了整幅图,为何她那晚不记得如何睡去,为何,这里会出现习逸的题字,习逸喜欢的诗……
她想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直到窗外飘荡进来一阵歌声: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窗外,一个俊秀的男子正看着穆兰。
穆兰手中是画散落在地上,只是低低的叫了一声,“习大哥……”

“兰妹,我回来了,兰妹?”
云康回来的时候没有看到穆兰,叫唤了几声也不见人回答,正自奇怪间,只见那散落在地上的一副寒梅图,那画庞的几行小字,他如何会不认得,那是……
心“砰砰”的直跳,强烈的不好的预感充满了整个胸怀。这次在回来的途中,他遇上了一个人,一个长得很像习逸的人,或者说他就是习逸。可是云康却没有去打听,他不敢去打听,就算他只是一个长得像的人,他也没有,只是加快了脚程赶回了家中。
他为什么会这么着急,因为他曾经亲眼看到习逸被一剑刺穿胸膛,他不可能会活着。习逸死了,死了的人怎么还会写字?他呆呆的看着那行小字。死了的人怎么还会出现在他的家中?
穆兰,对了,穆兰到哪里去了?
他越想,心头的恐慌就越大,若是习逸没死,为什么到现在才来找他,不,他找的不是他,他找的是穆兰,兰妹。穆兰和他走了。他颓废的坐在床上。
三年来,他一直都知道穆兰心中从来都没有放下,没有放下过习逸,就算是做了他的妻子,就算是所有人都说习逸已经娶了别人。
他还记得他曾经眼睁睁的看着他死,看着他被人抛下了山崖,他没有救他,当时他只想,如果习逸死了,穆兰就会爱上他了。后来穆兰果然和自己成了亲,他都已经渐渐地淡忘了习逸那件事,当做是他辜负了穆兰,与别人成了亲,就像所有人说的那般,可是为什么,现在他又出现了,还带走了穆兰。
“不,兰妹不会和他走的,她已经是自己的妻子了啊,就算要走,她也会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可是她没有,那么,不是她要走的,是习逸,抓了穆兰!

穆兰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间封闭的屋子里,四面都是雪白的墙壁,屋中点着灯,还是晚上,可以看出她睡得不久,可是为什么她会睡过去了呢,她的眼眸突然睁大,是习大哥!
穆兰翻起了身子,屋中果然不是她一个人,她的对面,一个白衣男子正在一面墙上挥舞着画笔,雪白的墙壁渐渐的映上一幅美丽的梅花,鲜红的色彩,像极了鲜血,正是穆兰在屋头看到的那幅。
是习逸画的。
许久,作画的人终于完成了杰作,背对着穆兰道:“怎么样,画得和以前一样吧?”
穆兰似乎没有听到,她只是在想为什么会是习逸?为什么这个时候来找她?为什么把她带到这个地方来?
许是没有听到穆兰的答复,那人转过身来,冷笑道:“三年而已,不认识我了?”
听到那种语调的话语,穆兰当真是吓了一大跳,不知所谓的摇头,唤了一声,“习大哥”
“呵呵……”,习逸笑着走近穆兰,带着魅惑的眼神盯着穆兰的面庞,伸手捏住她的下颚,冷笑,“还好,记得。兰儿,三年来,你变得越发的漂亮了呐。”他是那么的爱她,爱了她整整十年,可是,她却背叛了他,为了荣华富贵。
可笑啊,真是可笑!兰儿,好久没有人这么叫过她了,她原本是很希望能够再一次听到这样的呼唤的,可是现在听来,为什么会感到一阵不安,是因为她已经成了亲,已经是云康的妻子了么?
穆兰感觉到下颚很痛,皱了皱眉,轻声道:“习大哥你怎么了,先放开我。”习逸没有放手,反而又加了几分力道,“知道我为什么找你?”见她皱着眉头摇头,习逸又笑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你想,云康那么爱你,只要你在我手中,还怕他不会来吗?”是的,他要报仇,他回来就是来报仇的。失忆两年,练功一年,正好是三年。三年,他在悬崖下边待了整整三年。穆兰的心猛地一跳,道:“习大哥,你为什么会来这里?你不是说已经……不会再回来了么?”他已经成亲了,不会再回来了,他给她的信上是这么说的。
“哈哈……,你现在来问我怎么了,你会不知道?”
“你……,什么?”穆兰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习逸又笑了,那种残忍的笑意刺得穆兰心中生疼,“兰儿,为什么我以前就没有发现,原来你也是这种贪慕虚荣的女人呢?呵,不过还好,那时候我没有娶你,娶你的是云康,否则我一定会后悔的。”
穆兰听着那讽刺的话,脸色刷的一白,心头怒火直冲。
她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就算是夫人那么不喜欢她都不曾说过,可是现在,说这种话的却是她爱了一生的男人,她念念不忘的男人,叫她如何还能坐得住,大吼一声,“习逸,你不要过分,我没有亏欠你的,是你自己对不起我,现在还在这里如此说话,你根本没有资格。”是他欠了她的,她凭什么要任她这般侮辱。
泪水不知何时已经迷糊了双眼,顺着脸颊溅湿了衣衫。

共 9891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段曲折恩怨情仇,一曲哀伤的江湖离歌,随着一首苍凉的《卜算子》和一幅隐匿的画卷徐徐展开。微妙的分子在三个人之间飘荡着,这是大爱,亦是狭爱。三年前,云康的自私葬送了习逸的生命,他用三年的时间了弥补对穆兰的亏欠;三年前,习逸用善意的谎言保得穆兰的平安,却在三年后以误会的方式报复了自以为是的背叛,他们的爱都曾自私过,可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穆兰呢?三年前为习逸的“背叛”而选择嫁作他人妇,却念念不忘的想了他三年。三年前怀着幽怨的情感嫁给了云康,三年后却为他真情所动,是爱亦是伤害。终,爱不能两全,她只得成全云康的今世,许诺习逸的来生。这是小说所体现出来的思想。再看一下文章的写作手法,文笔优美是一大亮点,全文都笼罩着一股淡淡的文字幽香。情节虽然简单,读来却有着回味不尽的余韵。人物性格鲜明,形象突出,云康体贴入微、习逸的敢爱敢恨、穆兰的温柔善良,被作者刻画的栩栩如生。精彩推荐!【编辑:阿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X012082007】
1 楼 文友: 2012-08-20 17:52: 5 欢迎赐稿江南,祝写作愉快! 望所有文字,皆出于瞬间顿悟,如佛祖拈花一笑!
2 楼 文友: 2012-08-20 17:54:45 文字很优美,配上武侠做背景,让文章显得大气自然。的不足是情节有点简单,若能在曲折一些,相信会更精彩! 望所有文字,皆出于瞬间顿悟,如佛祖拈花一笑!
回复2 楼 文友: 2012-08-20 18:24:47 多谢友友的点评,易笙以后会注意的。
 楼 文友: 2012-08-20 19:15:29 很见笔力的小说,谋篇布局很见匠心,读来意犹未尽。
5 楼 文友: 2012-08-20 20:08:58 呵呵 本该 早些来 谁知道 睡觉睡过了头 打着哈欠 先打声招呼先 嘿嘿
6 楼 文友: 2012-12-01 2 : 2:41 不一样的故事,就有不一样的新鲜和精彩,拜读了。宝宝不消化肚子疼怎么办
孩子中暑症状
工作常备药的种类
小孩为什么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