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阳信息港 > 金融

江南说个故事给你听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38:08

今天爷爷给我讲了一个关于我们县城名字由来的故事,说给大家听。  在这个故事之前,我们的县城不叫鱼台县,叫作方与县,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大约唐宋时候吧,那时的城池还是“方与县”这个名字。话说当时城里住着好多人家,生活也还算富有。因为富足,人们的心就慢慢变坏了,世风日下。    壹  说是有一天,一大早城里来了一个赶着毛驴的老者,拎着葫芦卖油,并吆唤道:“都来买我的油了啊!一个葫芦装满是四两,装满四个葫芦足半斤,足斤足两,童叟无欺!”于是整个城里的人们听到后都跑过来看,掂掂葫芦,问问价格,再尝尝驴车上的油,确认无误后,便都争相买这位老者四个葫芦足半斤的油。(笔者按,这里的斤、两为古时的十六进制,即十六两为一斤,故有半斤八两一说。)  只有城西南的刘家不去买,这个人还特意去说给那卖油老者,说:“老人家!你吆喝错了,四个葫芦是一斤啊,这样卖下去,你会折本折光的!”旁边的人们就叫嚷着嫌他多嘴,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连卖油老者也不以为然,笑着说:“你这后生,真是,我卖了大半辈子油了,什么时候出过错?四个葫芦半斤,你爱要不要!”可咱们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刘师傅呢,是个厚道人,从不爱贪小便宜,看着老者不解,便摇摇头叹惜着回家去了。  老者的油从早晨一直卖到晚上,天色已很晚了,人们还都围着他买,大伙儿也都纳闷:老头的驴车上到底能驮多少油?终于,所有城里的人家都争相买到了老者的廉价油(买一赠一了),刚好老者的油也全买完了。大伙们都高兴得回家了,聚到一块谈笑时都在说这个赔光了老本儿的傻老头。  晚上,夜深人静。  突然,一个苍老又模糊的声音弥漫在这个古老城市的夜空里每一个角落:“城里百姓心不平,塌掉旧城换新城……”  那声音像是白天的卖油老者的,一遍又一遍,仿佛还夹杂着驴子的叫声。  人们在睡梦里都听到了,却都没人在意,大家朦胧着睡去,心里都还在暗自高兴,并笑那老者的傻。    贰  第二天一早,天气晴朗,忽听得潮水声连绵入耳,以为是风,好奇的人们都开门张望,哪有一丝风的影子?恰逢这几个月都没有雨下了,古城内外开始滋生着隐隐的旱情。连知了也懒得在树上叫了。大家都盼着在这炎炎夏日能刮起风并能下一场雨。然而一切都平息了,像是幻觉。  中午时分,骄阳似火,风骤起,尘土遮蔽了太阳。随后风忽地停了,沿城门的中轴线的土地上,有丝丝尘土往上串,像沙漠里风吹沙尘的样子,突然有鱼儿不知怎么的就随烟尘来到干旱的土地上,而且一条又一条,鲜活的鱼就这样欢蹦乱跳着拍打着落在城里龟裂的土地上。大伙都认得,那是我们这里所见惯的八须鲶鱼和鲤鱼。开始,人们很好奇也有些害怕,但魚越跳越多越跳越大,大家就慌了,都想这么好的鱼真是平日里很好的美餐,于是有一个去捡,接着,所有人都争相捡回了家。  下午还是没有风,但天真的阴了起来,雨却一丝都没有下,看守城门的那俩护卫忽然大叫起来,并都用手指着护城河,于是满城好奇的人们又都争相跑过去看,只见因天旱已经干涸的河床上尘土滚滚起来,很像是黄河里的水流湍急的样子,一炷香的功夫吧就平息了,护城河又恢复了老样子。  这时惊异的人们开始议论起昨天的那个老头,议论起晚上那个苍老的声音。  这天晚上,真的刮起了风,尽管没有下雨,大家还是都过了一个凉爽的夏夜。突然,可怕的是昨夜那个苍老的声音又在风中响起来,毛驴的声音夹杂在风里也模糊了,人们有些反感了,更有些害怕,但也只能听任那个苍老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吆喝:  “城里百姓心不平,塌掉新城换旧城……”    叁  第三天,早晨,城门开着。一个挑着担子的身影蹒跚着从城门走了进来。  所有人都已认出,这个挑担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天卖油的老头儿。大家见到他都有些吃惊,因为老者的毛驴没了,担子两头弯弯的,很沉。大伙凑前仔细一看,分明是黄土。老者看起来很沮丧,看样子并不愿同过往的人打招呼。又因着这两天奇怪的事情,还有晚上那让人恐惧又厌恶的声音,人们都用疑惑又有些畏惧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老者,大家偷偷说着话,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问道:“哎!这老头你不是前天卖油吗,不卖油挑一担土来城里做什么?”老者停住脚步,一脸不解的回答:“卖什么油?老汉俺就是一种地的,家里拆灶台剩下一堆土,我说搁在院子里,俺老伴非不让,她让我挑到集上卖了,说不准谁家要呢。顺便换俩钱来使唤。”  大伙更觉荒唐,就问多少钱,老者说一贯。大家于是都哄笑了起来,有人说这老头简直想钱想疯了,也傻透了,谁家没事吃饱了撑的,挑担土做买卖,再说了,谁家稀罕?老头听了很生气,也不理他们,接着挑起那担子,慢慢悠悠地继续走。  走啊走啊,眼看天已晌午,满城的人都知道谁也不会要这担土,别说要钱,就是白送也没人理会。大家甚至都不怀好意的想看看这老头还能挑着担子走多久,因为这时老者的步履已经越来越慢,而且气喘吁吁了,大家都在笑,从没见过这样古怪的人。老头脑子是不是让绿给踢了?前天卖油的事都不记得了,居然还做起挑土来卖的生意!  天越来越热,没有一丝风,老者的汗珠从额头上一颗一颗的掉落进脚下的土里。老者围着城里的大街小巷已经走了一遍,眼看太阳就要偏西了,还在挑着自己的那担土。终于来到城的西南脚——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刘师傅家门口。老刘刚从地里除草回来,正忙着做晚饭呢,看见老者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样子就叫住他,想让他碗水喝。问明情况后,心说八成这老人前天卖油赔得精光了,别管他傻与不傻,怪可怜的。于是就说,大爷你别挑了,卖给我算了。问了价,回屋就给老者拿钱。可老者并不感谢,收好钱,问东家要把这挑土倒在哪里?刘师傅毕竟是个善人,看老者还在挑着,就想帮他把担子接过来,随便倒在院子里就算了,不想这一担上肩膀不要紧,担子似有千斤重,硬是没挑起来,正诧异着,老者笑了,说东家还是我帮你吧。就挑起那担子围着刘家院子撒了一圈,口中还念念有词,只是老刘听不明白。倒完土,老者语重心长的说:“满城人家心都坏了,不想好人还是有啊!”他把挑土的扁担递给老刘,说年轻人俺的土卖完了,扁担就没用了,送你吧,或许今后用得着。老刘不解地接过来,老者就走了,边走边哼唱起歌来,唱得竟是这两天晚上一遍又一遍响起的话:  “城里百姓心不平,坍掉旧城换新城……”  夜里,所有人都已沉沉睡去,人们睡得很沉,全然不觉那苍老的声音是否又在耳边响起。(也有说法是,那天夜里突然风雨大作,电闪雷鸣……)    肆  第二天一大早,当我们的刘师傅起来打开门,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城没了!取而代之的是眼前一望无边的汪洋……单单老刘院子所在的城西南脚留了下来,刘家的庭院成了孤立的高台,就像是一小岛,置身茫茫大海里。  有鲤鱼和鲶鱼从水里跳了上来,落进老刘家的院子。  卖土老头给的扁担则成了一条小船。  老刘一家泛舟江湖,过起渔猎的生活。    伍  后来大水好多年了,一直都没下去,城的西南脚老刘家——仅存的城。被取名为旧城。周边的汪洋就叫旧城海子。  也有说大水渐渐下去,成了湿地,变成微山湖。  从那以后,这古城原先的名字渐渐被遗忘,因为有鱼跳进老刘家的院子,故取名鱼台,还因有太多的鱼从土里钻出来,掉进先前的老城里,也叫鱼城。  鱼城现在是鱼台县的一个镇,三十年前还是鱼台县的政府所在地。  旧城就在鱼城镇北边,紧挨着不过几里地远,离我家也就三十里地的路程,开车用不到半小时就到了。现在是我们县的淡水鱼育种和养殖基地和水产品主产区。  我家紧挨着微山湖。距县城12里地。前面说的这些地方我都去过好多次了,鱼城有文庙,旧城有遗址,都是文物重点保护的对象。这两个地方我都也去过,很荒凉。县志记载文庙乾隆皇帝曾去过,并留有御笔碑刻。我在想乾隆皇帝一生风流倜傥,乾隆年间的鱼台县旱涝不定,农作物几近十年九不收,这么贫瘠的地方他来干什么,或许仅仅奔着这个故事?  旧城海子面积不小,小时候曾跟高中同学跑去偷偷钓人家养着的鱼。现在都被当鱼池给划成一个个小块,傍晚时分去看,波光粼粼,很美。据说昔日古城的景象会在这海子里出现,(海市蜃楼?)每六十年一次,有人见过,可谁也没真正描述过城里到底是什么景象。  我有一亲戚大伯家就在旧城的刘花园村,大伯是他们附近几个村知名的“大总理”,谁家有些个婚丧嫁娶的事情都去找他帮着办。所以关乎当地风土民情知之甚多,今天我特意打电话问起关于旧城和海子里古城再现的事,大伯只是笑。    陆  故事到这里就讲完了,淡淡的。不知听完故事的你,会有什么感觉呢?  现在的人们,过于匆匆的奔忙在生计的海子里,曾经的故事已慢慢被遗忘。  我在想,也许再过多少年以后,是否我们的生活和对往事的记忆也会一片苍白或苍茫,就像旧城海子在傍晚泛起的斑斑渔光!  记住这个故事,记住我……  2009年11月16日修稿于觀鱼台 共 345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囊肿的临床表现和并发症
昆明好的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癫痫发病后会有哪些症状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